西甲

王炯华李达在武大的最后岁月

2019-10-09 04:3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炯华:李达在武大的最后岁月

陶铸(1908~1969)是富有文采的资深革命家,曾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 文革 中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排名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之后的第四号人物。 李达(1890~1966)是中共主要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之一,马克思主义传播的先驱者,哲学家、经济学家、法学家、教育家, 文革 中在武汉大学校长任上被迫害致死。 陶铸籍贯湖南祁阳,原属衡阳地区;李达籍贯湖南零陵,原属零陵地区。而今两县都属于永州市,他们实是山水相连的老乡。可 文革 伊始,陶铸、王任重与李达发生了严重分歧。李达 批评 顶峰论 引来 批斗 应当说,陶铸1960年出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至 文革 前,对李达是尊重和关心的。1960年1月,中南科学院筹备期间,陶铸本人担任主任委员,李达等学者担任副主任委员,他们合作愉快。1961年,陶铸为关心知识分子的身体健康,特意安排李达等一批高级知识分子去从化休养。1965年春节,陶铸还由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陪同赴武汉大学给李达拜年,他们看到李达的身体和心境都有问题,颇为着急。王任重当面向李达道歉: 省委对您老不够尊重,还请您老多加原谅。 并找常务副校长何定华谈话: 李老夏天去青岛,冬天去从化,你们要关心。没有钱,找省委,具体事,你们办。 (1981年9月20日,笔者访何定华)1966年1月,中南局召开扩大会议,陶铸还给到会人员每人发了一本李达主编的《唯物辩证法大纲》(稿本),说: 这是毛主席要李达同志写的,我们要好好读读。 (2005年夏天笔者访朱劭天) 在李达方面,他与陶铸其实并无特别交往,但他曾反对陶铸决定的大事。1966年1月16日,中南局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深入开展学习毛主席着作运动的决定》,陶铸作报告说: 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是最富有革命性与战斗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3月,李达看到《羊城晚报》特大字号通栏大标题社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顶峰》,他摇头了,直言不讳地说: 是顶峰,不发展了? 助手提醒他: 这是林彪同志说的,中南局的决定也是这样写的。 李达却毫不犹豫: 我知道,我不同意! 还补充说: 顶峰 这个说法不科学,不合乎辩证法嘛。马列主义是发展的,毛泽东思想也是发展的。就好比珞珈山(武汉大学所在地 编者注),到顶了就没有地方走了。马列主义怎么能有 顶峰 呢?违反辩证法的东西,不管那个讲的,都不能同意! (见《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李达如此直言批评 顶峰论 ,此事很快就被汇报上去。 1966年4月10日,广州开始举行 中南局学术批判座谈会 。13日,陶铸讲话说: 这是一场很大的仗,中南局下了决心要打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反对我们内部的修正主义。 ((见《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讲话中,他毫不留情地点了李达的名,同时也点了中山大学教授容庚和刘节的名。三个月前他称赞李达的书,现在他说: 李达的这本书也并不怎么样。 陶铸还传递毛泽东对《唯物辩证法大纲》第二篇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人类认识史的唯物的辩证的综合 颇为不赞成的信息: 毛主席说李达同志的书讲洋人古人的东西多,讲现代人的东西少。 但李达当时并不知情,他听到陶铸的这些话,竟然说: 陶铸懂什么,他又不懂辩证法! (见《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接下来,中共湖北省委迅速派出以许道琦任组长的工作组进驻武大,整理并打印《关于李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并由王任重加上夹批按语上报中南局和中共中央。 王任重在上报中共中央的这份材料时附信请示: 如中央同意,我即告武大党委首先印发给全校党员阅读讨论,然后发动全校师生进行批判。这是武大教育革命中要打倒的一个资产阶级权威,也是党内资产阶级当权派的主帅。 附信还说: 我看这一场革命不能再拖延下去了。省委决定先以武大作为试点,取得经验,逐步展开。 另一方面,湖北省委又将这份材料报送5月上旬在广州召开的中南局扩大会议讨论。陶铸讲话说: 批判李达是个大事,省委要派人去。 参加扩大会议的湖北省委第二书记、省长张体学则说: 省委要以武大作为样板,取得经验。 5月12日,陶铸在扩大会议上宣布,批判李达,中央已经同意了。 向毛主席紧急 求救 接着,中南局召开 文革 动员大会,主要内容是进一步部署打倒李达 三家村 。会议期间,张体学说: 有个民主人士说,李达就是靠毛主席吃这碗饭的,另外靠反马列主义。 当有人反映李达说他有错误要向毛主席作检讨时,张体学说: 要批判他,开斗争会。什么向主席检讨?先向我们检讨了再说! 这次有六成把握,大概没有问题。再发展提高可能有七成,八成,九成。失败为成功之母!你们坚决大胆地搞,即令运动将来搞错了,也不要你们检讨,不处分你们,我们去检讨。 他还说: 李达的书是驳得倒的,不外3本书的本事加修正主义的东西。要把李达的政治观点 搞得很臭很臭 。这次要彻底揭,新老账一起算!我向道琦说了,这次武大搞不好,我从长江大桥跳下去!阶级斗争是不讲情面的,你死我活嘛!运动开始会死些人。你自己死,能怪我呀? (见《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其实,这期间,无论陶铸还是王任重、张体学以及许道琦,对打倒李达还是有些顾虑的。陶铸在中南局会议期间就说过这样的话: 李达可以批判,但要请示主席。因为李为着名人士,过去传播马列主义。过去主席表扬过他。 王任重则三次当面问毛泽东 李达可不可以批判 。第一次在杭州会议上问,毛泽东不表态;第二次上海会议再问,毛泽东仍不表态;第三次问,毛泽东才说: 既然群众要求批判,在校内批判一下也可以。 张体学还有 两点顾虑 :第一,把李达作为重点批判对象,不知中央意见怎样?第二,李达岁数很大,又有病,一批判可能把他弄死。许道琦甚至说: 以前咱们对他有点怕。 怕 什么呢?一年多后,他在接受为李达翻案的群众组织的盘问时说: 中南局会议下决心打李达,我们当时是有顾虑的。我所说的 怕 ,把话说透了,就是因为我们知道李达和毛主席有关系,主席很器重他,表扬过他,主席还叫他编书嘛 后来我们决定打他,就不许他走。怕就怕他去北京向毛主席告状。 (见《李达评传》,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微信签到小程序
小程序第三方
美业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