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举行

2020-05-22 09:5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举行,中外文学家批评家展开对话 http://www.frguo.com/ 2018-08-15 文汇报 | 钱好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14日,2018上海国际文学周主论坛在浦江边的建投书局举行,围绕 旅行的意义 这一主题,中外文学家和批评家展开对话。

从某种程度上,文学中的 旅行的意义 正在被消解。有专家指出,当我们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全球各地的美景,从前文学作品中的奇观和风俗描写,已经很难再带来惊异和新奇感。而这,恰恰给文学中的旅行书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同时,也有专家指出,旅行并不止于身体的跋涉,生活、阅读、书写,都是一种旅途。旅行中那种探索未知疆域的勇气、洞察力和好奇心,对于文学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文学,也应该永远 在路上 。

旅行书写需要更加个性化、深度化

这是一个 远方 消失的时代。 在一些专家看来,文学中的旅行书写,正在面临空前的挑战。

在以前的旅行文学中,异域的风光、传奇的历史,对读者有着不小的吸引力。19世纪上半叶,美国作家华盛顿 欧文走访西班牙后写下的游记文学作品《阿尔罕伯拉》曾风靡一时,书中介绍的宫殿美景和摩尔人的传说,令人心醉神迷,也因此吸引了无数读者前去西班牙旅行。在文学中,旅行构成了一种神秘的魅力。

这个时代,物理空间上的距离正在消弭, 远方 正在消失。英国作家、《泰晤士报文学增刊》编辑凯瑟琳 莫里斯坦言,旅行的便捷化的确在削减单纯的风景描写和历史介绍的吸引力。人们甚至足不出户,就可以通过电视、互联网,欣赏全球美景。再没有哪里是神秘的。但正因如此,旅行文学应该从 美景 中抽身出来,更关注旅行中 自我 的表达。莫里斯说: 在优秀的旅行文学中,旅行应该是表达自己的方式。旅行写作的闪光之处,在于那些陌生的景象跟作者的个性产生了独特的互动,进而感染到读者。比如幽默,比如洞察,比如感性的感悟,理性的思考。 在这个意义上,作者眼中的风景,必然是与众不同的,是对读者有意义的。

当下的旅行书写不仅应当更为 个性化 ,也应该更加 深度化 。作家何建明说,不久前去世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V.S.奈保尔就是一位知名的旅行写作者,甚至有人戏谑地称他为 一流的旅行家,二流的小说家 。奈保尔曾写下过 印度三部曲 、《非洲的假面剧》等旅行文学作品。在旅途中对社会、人性、世情的洞察和思考,让他的旅行文字深受读者喜爱。奈保尔曾在2014年来到上海书展,当时有人问他,会不会再写一部中国游记,他说自己写不了: 写一个地方,需要很多信息和经验,短暂停留几天,这是远远不够的。要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我觉得至少需要待一年时间。 可见对于优秀的文学家来说,旅游的书写绝不仅仅是 小而美 的风景描写、趣事记录,而应当投入作者深层次的观察和思考,留下真正有温度的文字。

叙事策略的创新、形式的探索,以及对历史、对现实的不同切入点,也可以为文学中的旅行书写开辟新的路径。莫桑比克作家米亚 科托的长篇小说《梦游之地》,就以两种不同的 旅行 构成两条叙事脉络:第一条主线是两位漫游者在战后的莫桑比克的一路见闻,第二条主线是一位少年在前人留下的笔记中的 阅读之旅 ,而笔记中记录的,恰恰也是在战争中的旅途。旅行以不同的维度、层面,交织着推动叙事,层层递进,引出对现实历史的无限反思。

文学创作应当去探索未知、打破疆界

与此同时,不少专家指出,人们对于旅行的理解,不必仅仅拘于在物理世界中的跋山涉水 纸上,头脑中,心灵上,都可以旅行,都可以 在路上 。学者许子东对于旅行的含义,也给出了不同的解释: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文字一定是旅行的。 他说,读者读书,就是别人的东西 旅行 到读者这里来。

英国作家阿兰 德波顿曾在 《旅行的艺术》一书中介绍过一种无需旅行的 旅行 。18世纪末,一位法国人进行了一场长达42天的旅行,旅行的地点就是自己的卧室。他以旅人的视角观察房间内熟悉的一切,欣赏沙发的造型、床单的配色,每天都有新奇的发现,那些平日里熟视无睹的事物都显得有趣而不同。正如德波顿在书中所说, 我们从旅行中获取的乐趣或许更多的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地本身。 只要保持这份充满好奇、探索精神的 旅行心境 ,美妙的旅途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开启。

在不少与会专家看来,文学创作也应当多一些 旅行 的品质。评论家黄德海说,把 旅行 用《说文解字》的方式拆解开来,就是驿马对 不群 的迅疾传递。在这个意义上,不妨将文学作品的 旅行品质 归纳为写作者能够以文字为驿马,传递自己的 不群 见识。再进一步来说,去探索人类精神和形体的界限,正是旅行的意义之一,也是文学的意义之一。 如此一种品质,如果能穿越文学的疆域,走向更广阔的写作世界和生存体验,那将是一个更伟大的超越寻常的 旅行 。

评论家、作家陈福民也有相似的观点: 自从现代工业革命以来,我们的文学过度纠缠于精神的幻影,忘掉了行走、旅行、拥抱这广阔世界的基本含义。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的跋涉,写作者应该更多地与伟大的世界相遇,与世界互相照亮、互相启发,让笔下的文字真正丰富起来。

|经络不通怎么治疗
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十佳牛皮癣医院
滁州白斑疯医院
白银白癜病医院
荆门治疗白斑病费用
银川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淮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