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法家高徒 第一千五十六章 变生肘腋

2020-01-10 07:5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家高徒 第一千五十六章 变生肘腋

阔叶城是连接北郡和外域的要塞,更是知北县的生命线,一旦被切断,知北县的兵马就会被首尾难以呼应。

知北县在外域的兵马也会变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也正是因为意识到阔叶成的重要,杨寿和韩信将兵马全部囤积于此,根本不敢假手于人。

雷蒙等人也明白阔叶成对北郡的重要性,只是将兵马驻扎在四周,就算有时不得不路过此地,也是多加克制,生恐引发没必要的误会。。。

正是因为这种默契,知北县军队和外域军队,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摩擦。

但是前几天开始,这种默契被打破了。

阔叶城四周莫名的多了很多兵马。。。

虽然雷蒙都有合理的理由进行解释,但是知北县众人还是感觉到一种不寻常的气息。

因为这些兵马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敏感了。

就在雷蒙上书之后,就莫名其妙的聚集。很显然,这是雷蒙的一种手段。

他想要通过这些手段,让知北县和司徒刑感到压力,从而屈服,从而同意他的要求。。。。

正是因为知道雷蒙的目的,知北县方面不论是将领,还是士卒,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

面色黝黑,身体粗壮好似棕熊的樊狗儿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在军帐之中来回走动,嘴巴开合,好似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这算什么?“

”这是要起兵造反?“

“雷蒙这个狗贼!”

“真是好大的胆子!”

“以为手头有点兵马,就敢反噬?”

“不愧是头有反骨之辈,简直就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

听着樊狗儿骂骂咧咧的声音,众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樊狗儿的话虽然说的难听,却也是实情。

雷蒙杀了族兄雷顿,逼死城主造反,为了获得司徒刑以及北郡的信任,更是亲手用弓弦将乌兹国王子活活勒死,手段异常的残忍。。。

当时,军中将领,对此就有微词。

毕竟,雷蒙今天可以毫不犹豫的对雷顿等人出手,明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对北郡出手。。。

曾经背叛过一次的人,会毫不犹豫的进行第二次,第三次背叛。。。

因为,对这种人来说,背叛的成本实在是太低了。

正是明白这个道理,对于雷蒙的委任,一直以来都存在争议。最后迫于形势,司徒刑不得不让他掌握重兵。。。

不过,众人并没有放松对他的监控。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

变生肘腋!

“他想要做什么?这样频繁的调动兵马,对我等形成合围,他想要造反不成?”

一身甲胄,面色铁青的杨寿站在巨大的沙盘之前,看着上面新插的旗帜,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稍有的凝重。

每一个小旗,就代表了一营兵马。

数日间,雷蒙已经调动了十多营兵马,而且都占据在险要之地。

对阔叶城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

杨寿也曾经派人前去交涉,虽然雷蒙给出了很多解释,但是杨寿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

“雷蒙羽翼渐丰,已经开始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了!”

看着沙盘上的布局,韩信不由的冷哼一声,声音冰冷的说道。

“大人有回复了么?”

“还没有!”

“不过想来回复已经在路上。。。”

“这个雷蒙,还真是敢狮子大张口!”

“伪王!”

“大人现在还没有封王呢?他一个叛将,何德何能,竟然敢要王的封号!”

仿佛想到了什么,杨寿嘴角不由的上翘,脸上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嘲弄。

“谁说不是!”

“简直是不知死活!”

“真以为兵强马壮,就有资格和我等平起平坐了?”

听着杨寿的话,韩信的脸上也浮现出几分嘲讽,满脸不屑的冷哼道。

‘怎么现在还没有回复!“

”真是奇怪!“

”这时候应该有回复了才是!“

樊狗儿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走来走去,不停的唠叨、

”狗儿,你别再走了!“

”走的本将眼晕!“

看着好似热锅上蚂蚁一般,不停走动的樊狗儿,杨寿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有些不满的呵斥道。

”都这样了,你俩还能坐得住?“

”你俩给俺几万兵马,不,一万兵马也行!“

”让俺去宰了雷蒙那个狗贼!“

”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狮子大张口?“

”真以为我们知北县强兵是吃素的?“

看着满脸沉稳的杨寿,樊狗儿不由的大急,满脸抱怨,气愤的说道。

”哼!“

”说什么胡话!“

”你不要胡来,这件事最终如何处置还是要听大人的

。“

”你不要胡乱!“

”鲁莽行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看着满脸急躁,眼睛中有凶光闪烁的樊狗儿,韩信眉头不由轻皱,有些不满的呵斥道。

”就是!“

”狗儿!“

”国之大事,唯兵和祭!”

“出兵这种大事,只有司徒大人,才能裁决。“

听着韩信的话,樊狗儿的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不过,他多少还是有几分不服气的说道:

“那我们就让雷蒙那厮如此放肆?”

“哼!”

听着樊狗儿的话,杨寿不由重重的冷哼一声,满脸嘲讽的说道:

”这件事本将已经用八百里加急送达知北县!“

“雷蒙那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竟然敢在这时候要挟大人。。。。”

”想来大人的回复已经在路上,你莫要冲动吧行事。。。否则,大人怪罪下来,不是你我能够承担的!“

“诺!”

听着杨寿的话,樊狗儿不敢再说些什么,只能重重的点头。

”吩咐下去,加强防务,夜不脱甲,兵不离手!“

”没有本将的手令,任何人不能离开营地!“

”军中所有将领,必须随时待命,但有懈怠者,军法处置,绝不姑息!“

”诺!“

听着杨寿满脸肃穆的命令,不论是樊狗儿,还是其他将领,都下意识的挺直身体,满脸肃穆的应道。

本来异常安静的军营,也因为这道命令瞬间变得忙碌起来。

。。。。。。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哪个可以治
上海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九江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郴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淄博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