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又见胡杨关于胡杨的夏天电影的介绍略

2020-10-16 07:5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又见胡杨,关于胡杨的夏天电影的介绍

路,还是那条漫长荒寂的路;胡杨,还是那片苍苍莽莽的原始野生胡杨;天空,还是那片蔚蓝辽阔的天空…不同的,只是轮回更替的季节。

经历了春的绮梦,夏的放歌,秋的霜染,曾经在风中摇曳喧哗的胡杨,此时在残雪斑驳的戈壁荒原上,挓挲着凋尽了最后一片枯叶的枝柯,静默地伫立着,任凭尘世云聚云散,日升日落,风袭雪扰…在浅冬如瀑的阳光下,静若处子,象在极目远眺,又象极富感染力地在沉思着什么。

缘于对和田玉的钟爱与痴迷,一年四季,我风尘仆仆,总是马不停蹄地在这条戈壁大漠里蜿蜒的公路上来来地奔波,去高山大壑追逐梦绕情牵的玉石58同城新办公区域所在的科技园区。无论收获与否,常常谈笑一挥间,释然而又淡然。

黄沙漫漫,赤野千里。车窗外,除了攻城掠地的漠风,就是向天际铺陈而去的戈壁沙丘,让人不得不一次次地反复咀嚼,一次次更深刻地解读王维的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孤独与苍凉。

沉闷泛味的长旅,单调,寂寥,正当昏昏欲睡时,远远掠来的一片胡杨组成的方阵,让人干涩呆滞的瞳眸蓦然一亮,沉郁的心情为之一振。由远及近,舒缓起伏的戈壁沙丘上,一棵棵胡杨,或凝然遥望,或盈盈执手…栉风沐沙,将虬髯般的根须扎进大地的深处,不分昼夜晨昏,吟唱着悲壮的生命的绝响,用遗世孑立,孤傲伟岸的身姿续写着春华秋实,生生死死,前赴后继的传奇故事。

沧海桑田,自第四纪冰川始,它们就以特立独行的生存方式,践行着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理论。

耐贫瘠,耐干旱,耐盐碱。在风中漫天飞舞的种子,粗放得可歌可泣,经百年而不死,只要一场豪雨,有一泓水泽,一湾清流,便落地生根。幼时,叶为柳叶,渐长,叶遂变为圆形,直止终老。叶子上,总覆着一层厚厚的蜡质,阻截着水分的蒸发与流失。为了排出体内过多的盐碱,总时不时有液体自树干的创口汨汩流出,成为当代悲情作家们再三歌咏描述的胡杨泪被风干后,形成痂,又成了逐水草而牧的维吾尔牧人制作源远流长的美食—馕的天然生物碱。

在这素有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可拉玛干沙漠,一棵草,一棵树,一只爬行的昆虫,一只飞翔的小鸟…都可谓是生命的奇迹和绝唱。而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胡杨,更是将坚韧执著不屈的大漠之魂演绎到了极致,让人倍感震撼,扼腕长叹。

薄暮时分,车已驶出胡杨坚守了千万年的领地很远很远了,那一望无际的胡杨已退到了大漠的深处,幻化成了一抹浅色的烟云,我仍频频的回首,留恋地张望,希冀将它们的身影定格在眼眸里,定格在记忆的底片上,装订成册,留待自己在迟暮之年时细细地检阅,品读。

下次再来,我将不违初心,不忘初心,在行囊里装上一碟花生,两斤手抓羊肉,一壶浊酒,择一棵行将就木的沧桑的胡杨树,怀着推崇备至的敬畏之心,于无声处,虔诚而庄重地举行一场一个人的祭典—祭天,祭地,祭树。酩酊大醉一场,横卧在高高的沙梁上,一遍遍地吟哦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直到沉沉地睡去。

早期肝硬化吃复方鳖甲软肝片效果好吗
想要软肝吃什么药
心悸可以通过什么办法改善
宝宝营养不良有什么表现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