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笛声长在红旗下24为入团武鹏飞提分手情深陷谷

2020-09-15 17:4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在红旗下24 为入团武鹏飞提分手 情深陷谷彤霞欲挽留

从那天发展会上第一个表态发言后,周国卫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简直从默默无闻到一鸣惊人,成了班里的编外班表现的特别积极,特别进步,就像中了邪着了魔似的。

别看他长得白胖白胖的,但格外勤劳;眼睛高度近视,但眼里特别有活。那真是进步不分先后,宁左勿右。要求加入、加入共青团的政治情势,把人的思想和行动都扭曲了。对周国卫这类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多数同学是不理解的,有人说3分钟热血,有人说兔子尾巴,有人说小毛驴拉车,普遍看法是心血来潮,昙花一现,但赵老师不这样认为,还在班会上对周国卫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号令落后同学向周国卫学习。

受到老师的表扬,周国卫更来劲儿了,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早上,第一个到学校,帮助值日的同学生炉子,打扫卫生,还把每张桌椅都擦一遍。下课后,他第一个走到前面,把黑板擦干净。有的女同学偷懒儿不去做间操,他会把你从教室里轰出去。过去课堂上从不发言,现在也举手要求发言了,只是基础太差,回答问题常常不对,有的同学讥笑他,但他静如止水,依然如故,把同学的讥笑当动力了。

那天下课时,王瑞祥顺手把一个纸团丢在了地上,正巧被周国卫看见,周国卫俨然就是个班,命令王瑞祥把纸团捡起来。王瑞祥根本没把周国卫放在眼里,心想你算哪盘菜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刚要走,周国卫一把拉住王瑞祥厉声道,我让你把扔的纸团捡起来,你要尊重他人的劳动。虽然近视镜片很厚,但也能看见周国卫眼里已怒气冲冲了。你少教训我,我就不捡你能咋地?王瑞祥不能在同学眼前掉价,拉硬也得拉到底。你不捡就不让你走。周国卫挡着门口。两人僵持在那儿。王瑞祥恼羞成怒,一把把周国卫扒拉开,周国卫回手就扯住了王瑞祥的衣服,王瑞祥往回1用力,衣服扣子掉了,他急了挥拳就朝周国卫打去,周国卫左胳膊1搪,握紧右拳就还了王瑞祥一拳。王瑞祥是什么人哪儿,那是小学时的打架大王,从没吃过这样的亏,挨了周国卫一拳,这是天大的羞辱。王瑞祥刚要左右开弓,大打出手,这时候赵老师进来了,这场恶战才流产了。

赵老师了解了情况,说周国卫做得对,对王瑞祥进行了批评,并责令他写份检查。王瑞祥挨批对胡为民来说是不利的,毕竟是他这伙的人,这样周国卫无形中帮了成东方的忙。王瑞祥求胡为民写检查,胡为民去找方文友,让方文友帮着写,胡为民也是想以此试探一下方文友,这次方文友没有谢绝,利用自习课给王瑞祥写了检查。

期末考试日益邻近,学习温习铺天盖地,测验接连不断,这题那题是题就得做,这卷那卷见卷就得答,教育回潮”几近回到了文革”前的教学状态。各个班都在抓紧时间温习,在前两次学年测验中,五班六班各得过一次平均成绩第一名,双方平分秋色。听说方老师开始跟班听课了,这让赵老师心里更加没底,这个关键时候还产生了打架的事情,赵老师气得火冒三丈,这节骨眼儿上只能淡化处理,眼前最要紧的是温习考试。赵老师稍感欣慰的是,杨晓娟的对子邓秀兰、刘凤珍的对子包芳菲、成东方的对子刘成林、于得水的对子刘建业、武鹏飞的对子李政和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尤其是关来福主动和章文远结对,给赵老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将是未来班委会人选的有力竞争者。成东方出的主张,使关来福在排里站了出来,赵老师记住了他,这就叫做四两拨千斤。学习成绩上不来的还有几个人,王瑞祥、刘向阳、路广顺、齐玉娴、丁玉萍,过了新年就考试了,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更好的办法,结对子这招效果还不错,赵老师决定扩大结对范围。

下午上自习课,赵老师公布了新一轮结对子计划。赵老师要求,大家在自己学好习的同时,一定要把这些同学的成绩尽快提高上来,这是大家的,也是老师对你们的信任,为了班级的荣誉,你们要肩负起这个使命,同时被帮助同学也要勤奋地学习,勤能补拙,笨鸟先飞。离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你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宁可少玩一会儿,少睡点觉,也要把成绩赶上来,这已不是你们个人的事情,我们班能不能在这次考试中拿到全学年平均成绩第一名,关键在你们几个人身上。赵老师讲完,组织同学开始复习。

两节自习课,同学们做了好多题,手都写麻痹了,头脑也昏沉沉的,终究放学了,大家背起书包就回家了。

武鹏飞他们在穿过兴工广场时,看见唐文强和杨立升在前边站着。许爱华说,我们绕道走吧!武鹏飞说,不成,就这么走,看他能怎样?很快到了唐文强跟前,唐文强摆了下手,喂,鹏飞,咱俩单独说会儿话。说着就把武鹏飞拽到南边的小树林里。杨立升、许爱华、林有志、李政和在原地等着。

鹏飞,咱俩今天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唐文强说。

谈甚么?武鹏飞预感是要谈论有关谷彤霞的事。

我跟你说实话啊,我和谷彤霞在小学时就好了,你咋还撬我的对象呢?

我没有啊,武鹏飞作了否定,但底气不足。

你是爷们不,是爷们咱就敢作敢当,那谁都告诉我了,你咋还不承认呢?

谁跟你说甚么了?武鹏飞问。

这我不能告知你, 唐文强说。

武鹏飞不屑地,你不用诈我,别跟我玩这雕虫小技。

我诈你干吗,你自己做啥了你不知道啊?唐文强敲打着武鹏飞。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武鹏飞伪装很无辜的模样。

唐文强吐了口唾沫,哼,你非逼我说啊…

我没逼你,你爱说不说,武鹏飞显得很无所谓。

你要是承认了,我啥也不说了,唐文强说。

你让我承认甚么?武鹏飞反。

具有国际时尚最新潮流承认和谷彤霞搞对象,唐文强再次提到谷彤霞。

捕风捉影,无稽之谈,武鹏飞想蒙混过关。

好好好,算你嘴硬,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那什么、那天下午同学放学走了,你和谷彤霞在教室里摸摸搜搜的,又亲又抱的…还用我再往下说啊?

唐文强说到这儿,武鹏飞知道那天的事败露了,唐文强不是诈我,一定是有人看见了我和谷彤霞,应当不是唐文强亲眼所见,是的话早就打起来了,一定是他人看见了告知他的,你找我什么意思,有话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武鹏飞这么说,事实上已默许他和谷彤霞的关系了。

啥事得有先来后到,我和谷彤霞处的好好的,你突然插这一杠子干哈呀,学年那么多漂亮女孩,你追谁不好,偏跟我抢。唐文强说的很平静,话里有规劝武鹏飞意思。

话得这么说,第一事前我不知道你俩好,知道了我不会那么做;第二得看谷彤霞啥意思,她要和你好,我立马就撤;第三我追不追谁与你没有关系。

我不问她就问你,你咋想的?唐文强说。

刚才我说的就是我的想法,武鹏飞没有妥协的意思。

武鹏飞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和谷彤霞的事张扬出去,让你臭名远扬,入不了团。

唐文强的话说到了武鹏飞的软肋,真要是让老师同学知道了,自己的名声就完了,入团也没戏了,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你的意思是让分手,是不?

对,是的。唐文强态度异常坚决。

那好,行,我答应你,但你得告诉我谁跟你说的。事已至此,武鹏飞觉得不能再和唐文强纠缠下去,但他想知道是谁看见的,使他和唐文强打了那1架。

唐文强有些犹豫,不想出卖告知他的人,那样太不讲求了,但武鹏飞和谷彤霞真了断了,自己就有机会了,为得到谷彤霞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你说话算数不?

空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武鹏飞拍着胸脯保证。

唐文强看了下四周,悄悄地,有言在先,你不能报复人家。

少罗嗦,快说。武鹏飞急的不耐烦。

伍凤薇, 唐文强看着武鹏飞。

她是听说的还是看见的,武鹏飞也有粗中有细的时候。

她跟我说是亲眼看到的, 唐文强说。

好了,知道了,武鹏飞伸出手,唐文强先是1愣,连忙与武鹏飞握了下手。

杨立升、许爱华他们一直盯着他俩,担心两人再打起来,随时准备冲上去参战,但见他俩握手言和,感到莫明其妙,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路上,李政和问武鹏飞,唐文强跟你说啥了?说上次打架的事,说是产生了误会,解释清楚了,咱俩就和好了。李政和信以为真,但许爱华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心想决不像武鹏飞说的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至于是什么事,许爱华心眼再多也没想象出来。

唐文强是与杨立升一道回家的。杨立升问他武鹏飞承认了,唐文强点下头,有人证他不承认行吗?他说告知他是谁告诉我的,就和谷彤霞断,我就跟他说了,你说武鹏飞说话能算数吗?唐文强又有点不放心。杨立升拍了下唐文强的肩膀说,不用怕,他要是出尔反尔,咱就整理他。有杨立升输血打气,唐文强心里有底了。

这天晚上对武鹏飞来讲也是极不平静的,他想了许多,理智与情感交织着,理智如冰,让他冷静,情感似火,让他燃烧,这类折磨让他内心非常地痛苦,与谷彤霞分手,他于心不忍,由于他喜欢她;继续保持这类关系,但又答应了唐文强,说了就得做,他权衡着利与弊,权衡着轻与重,虽然珍惜这份感情,但继续下去会影响自己入团,一旦被赵老师知道了,后果不敢想象。其实他心里有一个没解开的疙瘩,就是那天晚上在铁道旁的谈话,他直接点到了谷红霞和唐文强的关系,但谷彤霞竟矢口否认,现在看来他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谷彤霞的说谎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保护,但也是对他的不信任、不尊重,至于谷彤霞和唐文强好到什么程度,也是他心里绕不过去的一个坎,这也许是武鹏飞下决心与谷彤霞分手另一种的缘由。

武鹏飞思来想去,最后下了决心,明天找谷彤霞谈一谈,结束这类关系。

当天晚上,谷彤霞把董艳丽约了出来,两人来到兴工广场,在公园的椅子上聊了好长时间。谷彤霞把自己和唐文强、武鹏飞的事除那些亲昵细节外,全部和董艳丽说了,还求董艳丽理解自己当初没有告知她。董艳丽说我理解,你不要多想,这是你的私事,下步怎么办,彤霞你应当早做决断,三角恋爱会出人命的,很危险,他俩再打起来咋整?让老师知道了就麻烦了。1提到赵老师谷红霞心里就格噔一下。是啊,赵老师知道了他能谅解我吗?他还能像之前那样对我好么?

是啊、是啊,我也不知道该咋办,这才约你出来,让你帮我出出主张。谷红霞想听听董艳丽的意见。

这事必须当机立断,两者选其一,就看你喜欢谁了,董丽说。

你看他俩谁好?谷彤霞问。

董艳丽看了看谷彤霞,这事我咋替你选择?

不是,我的意思是假设是你你怎样选择。

要是我啊,论长相个头身体,我选择武鹏飞,论家庭条件,还是唐文强好,关键看你重视甚么了,其实我知道你喜欢武鹏飞。

谷彤霞没有说话,轻轻点了下头,表示对董艳丽话的认可。

既然这样,你就找唐文强说一下,完全和他了断,让他不再有任何空想,董艳丽说。

他要是不同意呢?谷红霞还是有点担心。

你要明确跟他说,你现在不谈恋爱,谁也不和谁处,唐文强才能死了心,不过你和武鹏飞也得说一下,暂时放一放,过段时间再说。

唉呀,不知道武鹏飞是怎样想的,我就怕他知道我和唐文强的关系,这是谷彤霞最放心不下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武鹏飞真知道了也没办法,听天由命吧!董艳丽也没有好主意了。

半个月亮升起来了,挂在树梢上,银色的月光有些清冷,谷彤霞看了一眼月亮,也许眼睛遭到了光线的刺激,她打了个喷嚏。董艳丽说凉着了吧,走,回家吧!

谷彤霞和董艳丽挽着胳膊往家走,董艳丽明显感到谷彤霞的脚步很沉很重。

第二天下午的自习课,赵老师宣布了一条重要。同学们,现在和大家宣布一件事,根据本人表现和校团委考核,同意我班同学成东方和杨晓娟加入共青团,后天下午召开新团员接收大会,入团积极分子于得水、刘凤珍、武鹏飞、关来福、杜子明、吕秀丽、陈根生、郑兴业参加会,并做好发言准备。

话毕,赵老师从教案夹中取出两张入团志愿书,分别给了成东方和杨晓娟。那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两张表啊,填写这样的表是多么的自满和自豪。武鹏飞看着眼前的一切,更坚定了与谷彤霞结束恋爱关系,争取早日入团的决心,趁赵老师还不知道的时候,快刀斩乱麻。他撕了一张纸,写下这样一行字:放学后在53工厂门前见面。他把纸条揣进兜里,下课后择机交给了谷红霞。

如果说杨晓娟拿到入团志愿书那一刻还稍有些激动的话,而成东方却是相当的平静,面对这姗姗来迟的入团志愿书,他真的高兴不起来,还有甚么可激动的。赵老师兑现了第二批发展他的诺言,但他还是不了解第一批没发展他的缘由,成分论只是个托词,到底由于什么他真想搞清楚,但谈何容易啊。

放学了,谷红霞把董艳丽拉到一边,他找我,你自己先回去吧!”董艳丽嗯”了一声,自己回家了。

武鹏飞也和哥几个撒个谎,许爱华、林有志、李政和他仨先回去了。

武鹏飞先是躲进教学楼里,看同学们都走了,他才从楼里出来,出了校门向左拐,进入友好街,经二一三厂向53工厂走去。

武鹏飞选择这个地方,也是经过再三斟酌的,学年的同学绝大部分住在兴工广场的东部北部西部3面,五3工厂这片几乎没有同学住,在这个地方见面相对是安全的。他很快就到了这里,惶恐不安地等待谷彤霞的到来。

10多分钟后,谷彤霞背着书包赶到了这里,他俩拐进了旁边的一条胡同里。胡同的一侧是五三工厂的院墙,另外一侧是一家工厂的库房,这里很安静,很少有人在此经过。武鹏飞的母亲就在这家工厂的库房工作,小时候他常常到这里来玩,对这儿的环境比较熟习。

来的路上谷彤霞也忖思了武鹏飞为什么找她,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也做了分析,当武鹏飞问她和唐文强咋回事时,还是让她感到惊讶,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喂,彤霞你和唐文强到底咋回事啊?武鹏飞问。

上次我不和你说了么,我和他啥事也没有,谷彤霞还想蒙混过去。

你也别说你啥事没有,我也不想猜想你有,但我告知你,昨天唐文强找我聊了,把你俩的事全跟我说了。武鹏飞盯着谷彤霞。

你别听他扒瞎,你要相信我,他从小学就一直追我,但我没同意,他怀恨在心,埋汰我,谷彤霞这样讲还算合情合理。

武鹏飞听谷彤霞这么说,一时也没了主张,你说的是真的吗?

谷彤霞朝武鹏飞那边靠近一些,你咋不相信我,我能骗你吗?

你要是不同意的话,唐文强不会反应这么强烈,又和我打架,又找我谈话的,武鹏飞说。

找你谈话了?啥时候?谷红霞急于想知道说了些什么。

昨天放学找的我,唠了好长时间,武鹏飞没再往下说。

看武鹏飞不说了,谷彤霞心情为短期理财产品创造了机会。与此同时更急了,说啥了你倒是告诉我啊?

武鹏飞叹了口气,你真想知道啊?

谷红霞嗯 了1声。

唐文强说在小学时就和你好了,让我放手,还说有同学看见咱俩那天在教室里那啥了,还没等武鹏飞把话说完,谷彤霞就抢了1句,不可能,他唬你呢!

怎样不可能,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说咱俩又亲又抱的,武鹏飞把后边的话说了。

谷彤霞怔住了,她相信是真的了,是谁看见的,你问他没?

我问了,他不说,他说答应和你断,才跟我说,武鹏飞把原话的意思颠倒了,把推给了唐文强。

你答应了?谷红霞瞪着眼睛问。

武鹏飞点了点头,嗯。

一阵沉默,谷彤霞的眼眶湿润了,谁看见的?

唐文强说是伍凤薇看见的,武鹏飞说。

这个事×,好事都坏她嘴上了,从不骂人的谷彤霞情不自禁地说了句脏话,那你咋想的?

我已经答应唐文强和你分手,武鹏飞说。

分手,你这么狠心哪,我不想分,谷彤霞已泪滴香腮了。

看着喜欢的人那般样子,武鹏飞的心软了,他用手擦了下挂在谷彤霞脸颊上的泪花,谷彤霞把他的手扒拉开,自己抹了抹。

唐文强说不答应他,就把咱俩的事传播出去,让咱俩臭名远扬。

这话对谷红霞也是很大的震动,是啊,真要是传出去可就没脸见人了,要是让父母知道了更糟了,那你说咋办,你倒想想办法啊?

有啥办法,分手是最好的办法,武鹏飞狠了狠心说。

听武鹏飞这么坚决的说分手。谷彤霞的眼里又噙了一层泪水,你是不喜欢我了和我分手,还是迫于压力想和我分手?

我是喜欢你的,但现在不分手对咱俩都没好处,武鹏飞说。

情急之下的谷彤霞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你看这样行不,咱俩先暂时分手,避下风头,过段时间再继续。

谷彤霞这样说,武鹏飞实在说不出谢绝的话,他不能太伤谷红霞的心了,只能这样了,等我入了团再说。

谷彤霞转悲为喜了,入团的事我和赵老师说,尽量帮助你,好吗?

好吧。武鹏飞答应。

谷红霞看胡同里没人,上前拥抱了武鹏飞,武鹏飞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俩人一前一后出了胡同,各自回家了。

两天后的下午,第二批团员会如期召开。2、4、6班在一起召开,共了六名新团员。校团委的孟铁军老师主持会。胡为民和谷彤霞分别是成东方和杨晓娟的入团介绍人,另外一名介绍人由高年级的团员担任。对胡为民担负自己的入团介绍人,成东方只能接受,别无选择,这是组织上的安排,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成东方站起来把志愿书和家庭主要社会关系读了1遍,他读的很慢,尤其是念到家庭出身时,故意停了一下,才提高了声音说出富农2字,这样做的潜台词不过是说,富农怎样了,富农的孩子就不能入团吗,富农怎样了,富农的孩子就不能成为党的后备军吗?当然除了赵老师外没有谁能听出他的这层含义,但他半年多的压抑,只能以这类方式渲泄一下,内心才感到平衡了一点。

以后入团介绍人分别介绍了意见,预会团员举手表决,一致同意这六名同学加入共青团。孟铁军老师宣读了支部大会决议,对每个人都做了积极的评价。在新团员表态环节中,成东方率先发言。他说,在新年到来的前夕,自己今天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首先我要感谢赵老师的培养,感谢广大同学的帮助,感谢团组织的关心。入团是我政治生命的新起点,也可以说是长征刚刚开始了第一步,今后的路更长,工作更艰巨,但我有信心把工作做的更好。回想一路走过的历程,自己感慨万端,当初第一批团员没有发展我时,自己曾想不通,还找过赵老师,赵老师鼓励我要承受住组织上的考验,通过这半年多的历练,自己在思想上进一步端正了入团动机,明确了入团目的,作为党的后备军和事业人,入团不是为了图好看,而是要为主义事业而奋斗。作为学生,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学好文化,掌握知识,增长才华,将来无论是下乡还是留城,才能更好地工作,用所学的知识和本领报效我们的国家。从今以后,我一定牢记的教导,把坚定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加强世界观改造,提高思想政治觉悟,把班级各项工作抓好,带领广大同学走又红又专的道路,争取加入,成为1名先锋战士。

成东方是六年级学生里第一个在正式场合提出加入的同学,表达了他的政治理想和坚定信心,确切与众不同,不同凡响,预会的团员同学都感到惊愕,也许有的同学也有入党和想法,但勇于这样公然表达的唯成东方1人,他的自信让人仰视。

新团员表态后,是入团积极分子自由发言时间。于得水、刘凤珍、关来福、杜子明前后发言,发言内容没有甚么新意,基本上是上次发言的翻版,只是时间过去了7个月,谁也不会听出来是过去发言的重复。

武鹏飞刚坐下,陈根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我说两句。同学们对他的冒失感到可笑,好在孟老师不介意,你讲吧。陈根生说,我是新加入的1名新人,距离团员还有很大的差距,但差距是可以缩短的,我要用团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先解决好思想上入团的问题,学习好团的章程,明确团员的与义务,常常向组织上汇报自己的思想和学习,常常找团员谈心,交换思想,看到自己的不足,发扬成绩,改正缺点,更好的进步。我要关心班级,爱惜集体,团结广大同学,带动周边同学共同进步,对学校展开的各项活动,自己要带头参加,并发挥好作用,期末考试就要开始了,自己有决心获得好成绩,用实际行动迈入团组织的大门。

接下来二班四班各有一名积极分子发言。郑兴业看时间不多了,赶忙举手示意,但孟老师说今天会议开的很好,同学们发言积极,但由于时间的关系,自由发言就到这里,没有发言的同学可以把今天参加会议的感受体会写成思想汇报,交给团组织。各位老师有事没,没事会议就开到这儿,散会!

赵老师全程参加了今天的会,但他看上去完全是个听客,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好像这个会与自己无关似的,其实他是以静制动,表面不露声色,脑袋里一刻也没有闲着,他认真地听了自己班同学的发言,特别对成东方的表态在心里打了满分。成东方在政治上是成熟的,承受住了挫折的考验,有胆有识,有谋有略,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这个人得用好,用不好会适得其反,他要像胡为民那么听话就好了。

赵老师边想边出了教室,回了宿舍。到了门口却看见谷彤霞在等他,他连忙取出钥匙打开锁,把谷红霞让进屋,随手把门带上了。

下批团员啥时候发展哪?谷彤霞问。

下批啊,恐怕得过年五四青年节吧!赵老师说。

下批你想发展谁啊?谷彤霞坐在赵老师的床边。

赵老师笑眯眯地问:你想发展谁啊?

我、我倒没想谁,武鹏飞问我下批能发展谁,我说不知道,顺便问问你。

赵老师脸上掠过一丝嘲笑,谷彤霞这样的低级谎言岂能骗得了赵老师,他立即就把谷彤霞说的话与武鹏飞与唐文强打架起来了,上次打架这个悬案是到了揭开的时候了,他需要的是人证。

班委会还剩三个人没发展,第三批也只能发展两人,你看发展谁好?赵老师摸索谷红霞的底。

让我说啊,就发展武鹏飞和于得水。谷彤霞瞅着赵老师笑,笑的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那好,就按你的意见办,赵老师也笑了,只是他没有笑出声。

小说纯属虚构 请勿对号入座。

小孩拉肚子抽搐
宝宝总是肚子胀气怎么办
小孩积食严重怎么办
1岁孩子积食怎么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