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奶茶铺

2019-08-14 18:5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佛山,凡是有陶瓷厂的地方,势必人气旺盛,庞大的工厂周围,很快就会形成一块聚财洼地。市场、超市、理发店、夜宵店、饭店,单车修理铺子,还有各类小摊小贩,可谓商贾云集。奶茶铺子是最不显眼的一个地方,酝藏着巨大的商机。 我在MZ陶瓷厂上班的时候,奶茶铺在陶瓷厂正大门的超市旁。铺子不大,就几个平方。几块隔板,一个橱窗,里面摆满了冰柜、冰箱,还有打包机,和一个柜子。外面有几把遮阳伞,摆着几张长条凳。奶茶铺子里的主人,是个清秀的姑娘。我在陶瓷厂的时候,经常光顾这个铺子。不光是奶茶口味好,铺子的主人亦是一道别样的风景。我敢说,很多人去铺子里买奶茶,图个养眼。 奶茶铺子的经营有点杂,豆浆、果汁、凉茶,橱窗边有一个电饭煲,里面一锅滚烫烫的牛杂。 在南方,受气候的影响,从四月底开始,对于冷饮的需求,持续到十一月上旬。陶瓷厂的工作环境并不理想,工厂里高温高热。奶茶铺正是解暑消热的好去处。奶茶的消费不贵,三五元一杯,分量足,很好地满足了消费心理。 我第一次喝奶茶,是在陈村钢铁厂打工的日子。潭村工业区的一片破败,商业集中在村子的中央区。有一个晚上,我去村子里理发,口渴,理发店旁边只有一个奶茶铺子。我生性对冷饮有一种莫名的抵触,一直认为这是一种不健康的食物。没有矿泉水, 我随手买了一杯珍珠奶茶止渴。却发现,这尤物直抵人的味蕾,心情瞬间愉悦了起来。而我在陶瓷厂第一次喝奶茶,亦是第二次经历。 那天中午,在干部饭堂吃完饭后,我到大门口打卡。值班保安告诉我,说门卫室有我的一张稿费单。我到门卫室的时候,保安班长已给我办理了经领手续,我一看,是《XX文艺》寄来的。我来南方后,一直奔波于生存,沉淀了几年时光,也一度荒废了写******好。后来,偶遇一些师友,在他们的鼓励下,又尝试着拿起笔写作。这张稿费单是我写的一篇爱情短篇小说,投给这家知名的打工文学刊物后,不久即被告知采用。稿费单拿到后,一看,陆百捌拾元整。当时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当即要请几个人去喝奶茶。 到奶茶铺的时候,铺子的电脑小音箱里正播放着一曲明快的流行曲。铺子的主人有点悠闲,只见她带着一个耳麦,臀部随着音乐极富节奏感地扭动着,身子还前仰后翘的,极为性感撩人。奶茶铺子的女孩是个湘妹子,那腰板跟水蛇一样,嘴唇红嘟嘟的,像个水蜜桃。要是给人咬一口,保证能流出蜜汁来。我去铺子橱窗边一站,说,老板,来三杯奶茶。她连忙应承道:好哩,珍珠奶茶三杯,要大的,还是小的,加冰啵?这口音一听,就晓得是益阳妹子哩。我回答道:大杯,加冰。她又连忙应道:好哩,等哈子。不一会,只见她手脚麻利地忙碌起来,三下五下,就封口端上来。 后来,每逢我有稿费了,我都要去她那里买奶茶喝。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久而久之,我就成了奶茶铺子的熟客。人一熟悉,就有了唠嗑的话题。奶茶铺子的细妹子姓胡名媛,湖南益阳桃江县人。一听这地方,我连声说:桃江是个美人窝,桃江是个美人窝。旁边的人发出啧啧声,好像他们都晓得一样。我趁机搭了一句话:细妹子,我以后就叫了媛妹子,要的啵?她说:好哩,好哩。感谢谭叔帮手生意,多照顾哩。 去奶茶铺子的次数多了,媛妹子讲个人情。有时候,我给部门的拍档们请喝奶茶,媛妹子一看来人,就晓得是我的下属。在MZ厂,但凡请客,不论钱多钱少,都是上级买单。媛妹子每次还会给我送一杯,给来人说:告诉谭叔,这是我送他老人家喝的哩,算我请客哩。生怕人家疏忽了,忘了她的情谊。 几年后,我离开了MZ厂,偶尔也回老东家去看望朋友,每次回去的时候,我都要在媛妹子的奶茶铺子里坐一坐,然后跟她说:媛妹子,还认识谭叔啵?她连声应答:认得哩,认得哩。你在哪里发财罗?我说,冇呷你的奶茶,发个鬼的财罗 媛妹子一连串地咯咯地笑起来,那样子,亦是别样的天真烂漫。 去年,我再次回到MZ厂去看望老同事时,却发现奶茶铺子不见了。听人说,媛妹子回老家嫁人了,还生了崽。她带着上百万的财产,自己在家乡开了一个奶茶连锁铺子。惟有那旧时的地方,留下一片空洞的橱窗,依旧在陶瓷厂的前方,让风吹过,一遍又一遍,仿佛一把生活的掸子,轻轻抹去往昔的记忆。整肠生可以常温保存吗
肚子痛拉稀吃什么药好
肠胃敏感易腹泻警惕这种病
成人长期腹泻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