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古韻今彈改嫁小說

2019-10-12 17:14: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穆黄花用满是冻疮的手摸摸肿痛的脸,再看看死猪一样躺在炕上酣睡的丈夫王大虎,眼泪不由得落了下来结婚前的那个老实木讷的小伙子竟然是个脾气暴躁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变得乖戾让人难以捉摸今天從外面酒氣熏熏地回來,穆黃花就從他陰沉的臉色看出,打麻將又輸了,他輸了錢回家就會找茬拿穆黃花撒氣,所以穆黃花總是謹小慎微地順著他,唯恐惹他生氣,但王大虎上炕睡覺時,借口炕涼罵罵咧咧,穆黃花剛要解釋,就挨了重重的一個嘴巴,好在王大虎躺下沒多大一會兒,就鼾聲大起

  冬日的天很短,转眼太阳压山了,女儿也快放学了,不早早的把晚饭做好,那个死鬼醒来又得发脾气

  她从酸菜缸里捞出一颗酸菜,秋天的大白菜经过腌制,洁白的菜帮和绿色的菜叶变成黄色,酸味扑鼻细细地切好,再找出一块肥肉,切了薄薄的几片肉是自家杀猪的肉,排骨后鞧肘子下货都卖了,留下的都是肥膘肉,儿子闺女都爱吃瘦肉,她想多留下些瘦肉,但没敢说,家里的一切都是王大虎说了算再把切好的酸菜用凉水投一遍,攥干,酸菜冰凉冰凉,水冰凉冰凉,冻得手指都伸不直了

  外面寒风呼啸,吹在满是冻疮的手上,刀割一样,穆黄花抱了捆玉米秸秆,进屋放下,往锅里添了水,蹲在灶坑前生起火,火苗欢快地舔着锅底,边烧火边烤烤冻得发踞的手,手暖和了,冻疮的地方痒得揪心

  热气从锅盖和锅的缝隙冒出来,水开了,灌暖壶里,这是给王大虎留着喝的,即使是打麻将半夜回来,他也要喝一通茶水才肯睡觉锅里先放几匙豆油,放肉,稍炒一下,再放进酸菜,加水,应该放点粉条的,但家里没有,平时王大虎舍不得钱买,只有过年才买那么一点点再把锅圈放进锅里,锅圈是用高粱秸秆做的圆圈,熥豆包专用,不大不小,正好放在锅的中间位置,防止豆包往下溜,冻得硬邦邦豆包就放在锅圈上,再烧火,菜炖好了,豆包也就熥好了

  穆黄花做着这一切,动作迟缓,却有条不紊这就是辽西乡下绝大多数人家冬天的普通饭菜,每一个家庭主妇天天都要做的饭菜

  上初中的女儿放学了,手脸冻得通红,她总是无忧无虑的样子吃完晚饭,王大虎出去了,又是打麻将去了,辽西乡村的冬天,打麻将和喝酒是男人们仅有的娱乐,有的女人也打麻将,但穆黄花从来不打王大虎是个极度吝啬的人,打麻将二百三百的输钱可以,请别人下饭店喝酒花钱舍得,却舍不得花钱给穆黄花和孩子买衣服

  女儿吃完饭就开始做作业,时而跟妈妈说说话,女儿乖巧听话,从不挑剔饭菜的好坏,也体贴妈妈,比儿子强多了,儿子十七岁就不再读书了,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女儿是穆黄花唯一的欣慰她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小,怕影响女儿学习

  王大虎早早的回来了,铁青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用说,这是又输钱了到家就翻箱子倒柜的找钱,找不到,便狠着声问:“我放柜里的钱呢”

  女儿怯生生地说:“我交书费了”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啊”

  “还买了别的东西”穆黄花小声说,“买了一桶豆油,给孩子买感冒药,还买了冻疮膏”

  “败家娘们儿就知道花钱”王大虎恶狠狠地骂了起来,“败家娘们儿”是他的口头语,打麻将输了钱,却怪女人坏了他的运气,这足以说明他是个无能的男人

  听着他蛮不讲理的谩骂,穆黄花实在是忍不住了,回嘴说:“那钱是卖猪肉的钱,猪是我喂大的”

  这句话犹如点燃了炸药包,惹得王大虎象发疯的野兽一样扑向穆黄花,举起拳头,吓得女儿大哭起来结婚二十年,挨打受骂是家常便饭,穆黄花一直忍气吞声,已经麻木了,她没有恐惧,她心在破碎,在流血,倘若不是为了孩子,她倒是想一死了之

  跟一个发疯的野兽是讲不通道理的,她只好躲出去,她不害怕,也不想再这样忍耐下去了,躲出去是怕家庭暴力给孩子留下永久的恐惧和阴影

  深冬的夜,风虽然住了,但干冷干冷,天空深邃,一轮新月惨白惨白,几颗寂落的寒星一闪一闪她心中是深深的绝望,女儿追出来了,她无处可去,只能去孩子的奶奶家

  四间破旧的房子,住着穆黄花的公婆,两位老人年近古稀,身体还硬朗王大虎的弟弟王二虎虽然尚未成家,但自己新盖了房子,分家单过了穆黄花领着孩子来了,公婆就猜到,准是又打架了两位老人牵挂的事只有两件,大虎两口子的吵架和二虎的婚事大虎常年在外打工,冬天回到家,除了打麻将就是喝酒,不顺心了就找茬跟媳妇打架,二虎三十出头了,自己做点小买卖,却没说上媳妇,早些年穷,说不上,现在条件好点了,又高不成低不就

  婆婆看着儿媳红红的眼睛,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说:“唉两口子,打两下就打两下吧”

  “妈,我不跟他过了”

  “孩子都这大了,凑合着过吧再过几年就好了,你爸年轻时也是这驴脾气”

  这一夜,穆黄花几乎没睡,自己的命咋就这么苦啊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体弱多病的母亲拉扯她们姐弟四个饥一顿饱一顿地过日子,等她们姐弟都长大了,母亲又去世了,两个姐姐嫁的远,她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王大虎常年在外打工,屋里屋外的活都是她自己张罗忙活,没人重视她的存在,但没有她又不行,没人在意过她的内心感受,她已经沦为了工具,劳动和生育的工具春种秋收时都是小叔子王二虎来帮忙,同样的亲兄弟,脾气秉性却是完全不一样,老二脾气温和,说话轻声细语的,脑瓜也活络,开个三轮车卖米面粮油饲料,新盖的房子,就是三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

  穆黄花有时问王二虎:“二虎兄弟呀你想娶个啥样的媳妇啊”

  “我就想娶个嫂子这样的,脾气好,会过日子”

  “我是你嫂子啊”

  “我哥,他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你,又喝又赌,还竟骂你打你,身在福里不知福啊”

  “那嫂子不跟你哥过了,跟你过”

  “那有兄弟娶嫂子的,会让村里人笑话的”

  穆黄花心情突然有点伤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王二虎冷不丁说了一句,“你要是不怕别人笑话,我也不怕”

  穆黄花不求荣华富贵,锦衣美食,只求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一起过日子,要是能嫁个二虎兄弟这样的人,就知足了自己才四十岁,孩子还小,日子还长着呢一夜的辗转反侧,离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坚定,她实在是不想再忍受下去了

  早饭后,孩子上学走了穆黄花毅然决然地向婆婆说:“妈,我不跟大虎过了,我要离婚”

  “啥”

  “我要跟王大虎离婚”

  老太太缺牙的嘴张的老大,半天没合上,老公公也瞪大了眼睛,直直地望着她

  “我受不了了,这是过的啥日子啊除了骂就是打我不过了,离婚”穆黄花继续说

  “竟说傻话,孩子都这大了,凑合过吧妈也知道你又苦又累,那又有啥办法谁让咱是女人呢忍着吧”

  “我不忍了,我要离婚”

  “你爸妈都没了,离婚了,你咋办啊跟谁过呀”

  “我跟二虎过”

  “跟二虎过”老太太缺牙的嘴再一次张开合不上了

  穆黄花住在婆婆家不走了两个老人苦口婆心地劝了三天,又找来王大虎道歉,穆黄花仍然坚定信念,决心不动摇而王二虎却是任凭老人怎么骂,既不说同意也不拒绝说不行

  老人见穆黄花是铁了心,没办法,也只好同意了

  老太太说:“还好,便宜没让别人占喽抓点紧,年前就把事办了岁数还不算大,还能生个一男半女的”

  正应了那句俗话:肥水不流外人田

  共 27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嫂子要改嫁小叔子,这其中有什么曲折离奇又会遇到怎样的阻拦看完休歌的小说,一切都会明白小说前半部分描写细腻,特别是对穆黄花的描写,一贯对生活忍气吞声但是也不能泯灭一个女人对于幸福生活的追求小说对辽西农村生活细节的描写活灵活现,各个人物形象也很饱满:王大虎的暴戾懒惰,王二虎的憨厚聪明,王家二老的无主见以及爱占便宜,细想起来,这些都是对生活顺从已经习惯了的老农思想小说对于探讨现代农村思想有一定参考意义【:叶舞风】

  1楼文友: 20:26:22 其实我很不理解,现在还有这样的女子没有地位的家庭吗看得我冷汗淋淋,如果我是王大虎的媳妇面对拳打脚踢该怎么办同时也庆幸自己,至今还没有巴掌落在头上的嘿嘿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回复1楼文友: 1 :20: 6 至少在辽西的农村,家暴仍然存在,在贫困状况下生活的人,没有爱情

  2楼文友: 21:52:46 文章的立意是值得思考的,对于即无知又愚钝的人是一种警醒很好看,欣赏学习 用文字让人生成为诗意的婉约

  回复2楼文友: 1 :22:00 这是个别现象

  楼文友: 1 :18:58 小说描写一个又懒惰又打麻将脾气又蛮大的老公,每次打麻将输钱回来就拿媳妇出气媳妇呢任劳任怨操持着这个家最后媳妇忍无可忍依然和那个老公离婚而改嫁小叔子

  小说是生活是缩影,希望通该小说让那些不知道疼媳妇爱媳妇的人能幡然醒悟

  回复 楼文友: 11:19:0 根据真事改写

便利妥护理垫几种规格
心动过缓能治好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心肌梗死患者康复用药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