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斗战之武圣 第二百六十九章 虚情假意(四)

2020-01-17 00:5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斗战之武圣 第二百六十九章 虚情假意(四)

杨天一的眼睛中露出焦急的神情,他最后略显无奈地对喋血説道:“我怎么可能杀死我的救命恩人呢?”

“你的救命恩人?”喋血连忙问道。<-.

“是的,喋小姐不但在悬崖底下把我从斑斓虎的口中救了出来,还把我从地牢之中解救了出来,所以,喋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杀死我的救命恩人呢!”杨天一有气无力地説道。

“你是説是我女儿把你从地牢里面救出来的,不是你自己从地牢里面跑出来的?”喋血问道。

“是的,喋小姐把我从地牢里面救出来的,我们在路上遇到了阴九天的埋伏,就是在这里,阴九天杀死了喋小姐。”杨天一继续説道。

阴九天在一旁听到杨天一不断对喋血解释着真相,他哪里肯容许他再説话,于是朝着旁边的喽啰们使了一个眼色,喽啰们上前朝着杨天一就打了两个耳光。杨天一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好像被刀割一样疼痛,一道鲜血从的嘴角流了下来。

喋血回转身问道:“阴官长,你打算怎么处置杨天一?能不能把他交给我处理?”

阴九天走到喋血面前低声説道:“喋兄弟,你也是知道的,我们黑暗部落都是要抓到杨天一之后交给幽暗大王然后去领赏的,而且幽暗大王有命令,要求我们一定要生擒杨天一,所以我打算把杨天一绑了去,交给咱们血灵首领处置,至于血灵如何处理。我想也是交给幽暗大王吧。”

喋血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杨天一説道:“把这个小子活着一步步上缴真的是便宜这个他了,我现在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抽他的筋!”説完。他朝着杨天一将牙关紧咬。

阴九天似乎并不是很赞同喋血对杨天一这样,他一把拉过喋血説道:“喋血兄弟,你这是哪里话,我告诉你,杨天一这小子迟早都会死的,如果我们现在把这小子给杀了,血灵那里我们不但不好交差,而且幽暗大王那里也难説地过去。一旦我们得罪了他们两个人,我们在黑暗部落还怎么立足?我看不如这样……”

喋血连忙问道:“阴官长。你説该怎么办?”

阴九天看了看杨天一説道:“不如我先把这杨天一交给你来看管,任凭你怎么打骂他,我都不会过问,但是有一diǎn你必须答应我。”

“哪一diǎn?”

“就是你千万不能杀死他。”阴九天坚定地説道。

“阴官长,这个人杀了我女儿,我喋血就这么一个女儿,你竟然不让我杀他,这怎么能行呢?”喋血继续説道。

阴九天听到喋血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他朝着喋血沉下脸来説道:“喋兄弟,我把扬天一交给你来看管就是算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你现在却执意想要杀了他,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杨天一,咱们两个一个都活不了。另外,我本来不该把杨天一交给你来看管的。但是看在你女儿是被这小子杀死的份上才给你这么个机会,让你好好折磨这小子一下。但是没有想到你一diǎn都不领情,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好把杨天一收回来,自己派人看管了。”

喋血听到阴九天这句话,连忙説道:“阴官长,我依你説的办就是了。只是我女儿被这个人杀死了,我心里实在不忿。”

阴九天听到喋血这句话,连忙上前説道:“喋兄弟,你女儿被杨天一杀死我们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一味地想着报仇就丧失理智,你暂且将自己内心里的愤怒收一收,等到我们把杨天一交上去,我想他也活不长的。”

喋血连忙diǎn头表示赞同,他转过身,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杨天一説道:“臭小子,暂且让你多活几天,等过几天,我们黑暗部落就要了你的小命。”

杨天一看到喋血一脸愤怒的表情,心中有一种説不出的滋味,他看着喋血想要解释,但是心里明白,就算是他解释得再逼真,再动情,喋血都是不会相信他的,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地随他去吧。

阴九天看着杨天一一脸落寞的表情,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他朝着后面的几个喽啰使了一个眼色説道:“你们几个押着杨天一回到地牢里去,我今晚要和喋兄弟好好喝两杯。”喽啰们朝着阴九天使了一个眼色,押着杨天一走了下去。

杨天一一边走,一边朝着阴九天大声骂道:“阴九天,你个衣冠禽兽!你会不得好死的,你杀了人不説,你还诬陷人,你的做法和一个强盗有什么区别,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杨天一。”

阴九天看着杨天一气急败坏的表情,本来就有些皱纹的脸上,笑得挤成了一朵花,他朝着杨天一冷冷地説道:“臭小子,你都要死了,还在这里的嚣张,你们几个赶快把他给我押下去,我想再看到他。”喽啰们听到阴九天这句话,加快了脚步将杨天一朝着地牢的方向押去。

树林里面重新陷入了宁静,喋血俯身贴在喋蝶的尸体上面不停地端详着,他一边整理着喋蝶凌乱的头发,一边低声説道:“丫头,你放心,为父一定杀了那杨天一替你报仇!”

阴九天听到这句话,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走到喋血面前,用低沉的声音説道:“喋兄弟,你也不比悲伤,人死不能复生,多亏我赶到的及时,不然那阳台那一説不定就溜走了。”

喋血缓缓站起身,朝着阴九天深施一礼道:“阴官长,幸亏你赶到的及时,不然真的让这小子给跑掉了。”

阴九天看了看喋血説道:“喋兄弟,不如我们去喝diǎn酒,给你排解一下内心的烦闷。”

喋血看了看阴九天,又看了看地上喋蝶的尸体,连忙説道:“阴官长,小女刚刚离世,我看我还是先将小女安葬,以后有机会我再向你当面答谢。”

阴九天听到喋血这句话,连忙説道:“喋兄弟,你説得对,今天确实不是个好时候,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聚。有一diǎn,你一定要记住。”

“什么事情?”

“这个事情就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能太过悲伤,对于杨天一,我已经将他交给你处置,只要你别打死了,随便你怎么折磨他都行。”阴九天连忙説道。

喋血看了看阴九天一脸轻松的表情,连忙説道:“阴官长,你尽管放心,我一定照你的话做。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你早diǎn回去休息。我等一下就回去。”

阴九天看了看喋蝶的尸体,又看了看一旁的喽啰,説道:“走,我们都回去,让喋血兄弟在这里好好安静一下。”喽啰听到阴九天这句话,连忙转过身朝着树林外面走去。

树林里重新恢复了宁静,喋血跪倒在喋蝶的尸体前面,他用眼睛一diǎn一diǎn地观察着喋蝶,一股热泪从他眼角流了出来,他攥紧自己的拳头,来回捶在身旁的石头上。他喃喃地説道:“丫头,你放心,为父一定替你报仇!无论是谁杀了你,我都要杀了他。”

喋血一边説着,一边看着喋蝶的伤口。突然,喋血的哭腔好像减弱了一些,他不断地摸索着喋蝶的伤口,但是慢慢地他的手不断地停下来。原来喋血已经发现了喋蝶的伤口有一些异常,喋蝶的皮肤表面根本就没有明显的伤口,如果是被杨天一的蛇胆天戟砸死的话,伤口一定在喋蝶的皮肤表面留下痕迹,但是喋蝶的身上并没有非常明显的伤口。未完待续……

重庆荣昌县妇幼保健院
瑞安市中医院
郴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金华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潍坊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