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猫仆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儿之心

2019-10-12 17:3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猫仆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儿之心

“呀!”

正在仰天吟月的萧耨斤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惊骇万分地低嗔了一声,随即双脚离地

,腾空而起,如一枚小小的叶子,飘飘然,不知所踪。

眼畔有风,身体无根,腾了云,驾了雾。

听天由命吧!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萧耨斤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儿一点儿地下降。

终于,她的双脚着了地,更准确地说是又被轻轻地放到了地上,稳稳当当。

“咦?”

萧耨斤鼓足勇气,睁开双眸一看,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所在。

四周静极了,只有簌簌的轻响,那是有积雪从树的枝杈上落在地上,听上去如同有人在蹑手蹑脚地走来走去。

好冷清呀!

萧耨斤伸出纤纤玉手,将银狐皮黑缎面大氅的两根细细的系带紧了紧,裹紧了娇躯,大着胆子打量起周围的景物来。

那个带她来的鬼魁黑影早已没有了踪迹,如同压根儿就没有来过。

星光隐隐,月色皎皎,雪地蟒蟒,重重花树。

“这可真是够怪的了,冰天雪地里怎么会有花呀,这是什么花呀。”

萧耨斤一边在心里暗自盘算着,一边屏住呼吸,高抬脚,轻迈步,一点儿一点儿地朝着花树最密集

的那个角落挪了过去。

她想找个隐身的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像一只失群的可怜小雀那样,渴望能有一个安全的所在,那怕那个所在只是貌似是安全的。

“啊气。”

突然,一股浓郁的香气钻进了萧耨斤的琼鼻,淡淡的一酸痒,轻轻地打了一个喷嚏,极压抑地,但还是难以控制。

更加的害怕了,将身子又往花树的黑影里隐了隐,背靠着一杆盘龙错节的虬枝,缩成了娇娇的一团,蹲了下去。

“沙沙沙……”

这声音细细碎碎的,最初以为是有小风走过,由远及近,是有人走过来了,很急促,但很小心。?

萧耨斤不敢抬头,更不敢站起身来,只是偷偷地透过花树的空隙,向外面瞥了一眼。

“啊呀!”

这一看不要紧,怀里揣着的那只小跳兔要都蹦出来了――

明暗隐约间,有一双黑皮绣金花的靴子就在不远处,停了一会儿,蹑了起来,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丢失的宝贝,非常的仔细。

“啊呀,是不是在找我呀,那样可太可怕了,这可怎么办呀!”

萧耨斤开始自己吓唬自己了,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往害怕的地方去想,直吓得紧闭双眼,蜷缩得更紧了,恨不能将脑袋瓜子抱进怀里。

稍顷。

“沙沙沙……”

那双黑皮绣金花的靴子离开了,由近及远,细细碎碎的,直到天籁俱寂。

萧耨斤慢慢地睁开双眸,什么都没有了,依然是星光隐隐,月色皎皎,雪地浑白,重重花树。

“唉,是不是在找我呀,那样可太好了呀,这可怎么办呀!”

萧耨斤又开始自己给自己吃后悔药了,越吃越后悔,越后悔越想吃后悔药,直悔得肠子都青了,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粒一粒地浸湿了衣衫。

低低地饮泣了起来,小声地,极压抑地,断断续续地。

真是女儿的心,海底的针,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呀!

“站起来吧,这里躲什么呀!我可找到你了呀!”

这个粗重的声音是从身后传过来的!

一个男人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身后,把个正在沉思的萧耨斤惊得差一点儿就要晕过去了,战栗如待宰的小小羔羊,后背直冒冷气呀。

“你,你是谁呀……”

萧耨斤好想站起来,但两条腿已经不再属于她了,或者整个身子都已经不再属于她了,属于她的就只有一颗充满着恐怖的心了,在狂跳不已。

“妈呀,求你饶了我吧!”

随着这样的一声惊叫,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男人展开双臂,从身后来了一个有力的熊抱,还把一张热乎乎的嘴巴拱了过来,疯狂地吻起了那头秀美的乌发。

“真香呀,想死我了。”

一边吻着还一边低低地闷吼着,就像一头青春的公狮。

太原癫痫病
四川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太原癫痫病医院
四川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