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赤炼羽裳 第十二回 流云邂逅

2019-09-11 12:37: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赤炼羽裳 第十二回 流云邂逅

赤珠一面走,一面心下想:“这贵妃成日里带着两副面孔见人,真是看着都累的慌。”

便快步绕开太辰宫,朝辰梓宫走去,路过流云轩,只见一位少年坐于轩内,正面对棋盘,独自一人下棋。

赤珠见这人面生的很,便问左右道:

“这是何人?”

左右皆答不知,赤珠好奇便上前去看,只见这少年衣着一袭青绿冰丝长袍,敞襟剑袖,腰间只系了一根孔雀翎织成的带子,末端镶以两颗蓝田翡翠。

赤珠摒退左右,轻声走进轩内,这少年正看棋看到入迷,并不成注意到她。

赤珠只见他正用一只手托腮,一只手举着一颗棋子久久未落。

赤珠望了棋盘片刻,便指着棋盘东南角道:

“若将此子放于此处,便进可攻,退可守,即保住了前部,又留一条后路。”

那少年抬起头来,见眼前站着一位身着红衣神采飘逸的仙子,便起身行礼道:

“敢问仙子是?”

赤珠见这对面少年,面廓舒朗,剑眉长眼,明眸皓齿,不禁心想:

“天下竟有这般俊朗的人物,平日里我只道我家玄昊如何?看来这世间钟灵俊秀,竟是我浅见了。”

赤珠见他行礼询问自己,必是不知她的身份,便胡乱答道:

“我只是路过的小仙娥,你又是谁?”

这少年见赤珠通身着红翎赤云团花锦缎拖尾长裙,手臂上环一条撒金镶花轻萝纱做的丝带,头戴双头凤白玉镶金雕花步摇,双目炯炯,语气凌厉,嘴角轻扬。一看便不是普通的仙子,又怎会是一个仙娥?便暗笑道:

“你要隐藏身份,我又怎会告诉你实话?”便笑答道:

“小仙金庭山道行天尊座下弟子韦护。”

赤珠一听金庭山便忙问:

“那道行天尊已隐退几千年,听说现在金庭山管事儿的是天尊的首座弟子,名唤孟阳君。”

这少年笑道:“正是。”

赤珠看了这少年一眼亦笑道:

“神仙圈子里流行着一句话,‘人间兰陵王,神仙金孟阳。’说的可是这孟阳君?”

这少年竟有些羞涩道:

“正是在下的大师兄。”

“都说人间的兰陵王俊美无双,不知孟阳君会是何等样的美男子?”

赤珠口里说道心下却想:“金庭山这风水可是专出美男吗?这韦护亦是这般样貌,那孟阳君可还会如何?”

想着竟开始神往起来。只见少年拱手道:

“都是谬赞而已,不足为信。”

赤珠玩着手中丝带道:

“听说那孟阳君精通音律,抚得一手好琴,连天帝陛下也大为赞赏,常被陛下请到宫中抚琴,只是我倒从未见过。”

那少年道:“若是有缘,自然能相见。”

赤珠一听这话竟红了脸道:“罢了,谁要见他?”

说完便要离开,只听得少年道:“仙子方才那招棋,甚是精妙,不如坐下来切磋切磋。”

赤珠早已忘了去俪妃宫中之事,便坐下和他杀将起来。

两人对弈了半日,并不能分出高下,赤珠见天色已晚,便起身告辞道:

“快要掌灯了,我们改日再战吧。”少年一起身行礼道:

“还不知仙子芳名。”赤珠随口便道:

“赤珠。”

说完自知说漏了嘴,他定知方才自己戏弄于他,心里正慌乱。

这少年一听“赤珠”二字,便知她是天帝的朝云长公主,却也故作不知道:

“原来是赤珠仙娥,在下唐突了。”

赤珠心里暗喜道:“果然地仙寡闻,竟不知本公主名讳,还以为我是个小仙娥,真是有趣,日后定要常来逗他玩耍。”便还礼道:

“仙上言重了,后会有期。”

说罢转身便去了,这少年见她这般模样,心里笑道:

“都说这朝云长公主淘气,今日一见,果然十分有趣。”

却说清玑阁定位选座之后,除了晨间由各自教养师姐领着师妹们,在育英书院上早课之外,其余都有教养师姐,各自安排课业,无非是颂念心法经文,练习插花茶艺,并无甚特别。

那日晚间玄昊流了许多鼻血,一夜未曾睡稳,第二日便头昏脑胀,有气无力。

用过早饭之后羽裳道:“我看你今日气色不大好,今日就只背十篇《广成心经》吧?”

遂将经书递与他。玄昊一看便叫苦道:

“师姐,十篇这么多,我就是十日也背不下来呀?”羽裳吃惊道:

“当日我学这《广成心经》,三日就将整部全部背完,为何你一日连十篇也背不完?”玄昊一听,心想:

“这美女还是学霸,看来我是没法活了。”口中却道:

“清玑阁不是天界豪门看中之地吗?为何不传授武力修为,却只枯背这经文?”

羽裳见他这般便解释道:

“这《广成心经》乃师尊所撰,内有调息养气之法,学会之后再练修为灵力,可以一当百。”

“何为以一挡百?”

“就是练一年当别人练百年的修为。”

玄昊一听,便翻书看道:

“果真如此厉害?难怪大家都想把女儿送进这里了。”羽裳听了笑道:

“你从东瀛来,自然不知其中缘故,这天界豪门又不需要送女儿们去打仗,学这么多武学修为来有何用?”玄昊想想点头道:

“也是,那为何每年清玑阁选弟子,大家都挤破了头?”羽裳忽低声道:

“那是因为当今天帝的先天后和天妃俪姬都出自清玑阁,所以现在这天界中有女儿的人家,都想送入清玑阁中,以涨资本。”

玄昊竟不知俪妃娘娘也出自清玑阁,为何从未听她提及过,便答道:“原来如此。”

羽裳又道:“近百年来,这天界豪门相互嫁娶,清玑阁弟子竟是首选,不过是彰显个身份罢了。”

玄昊点头称是,又翻了一遍书赖皮道:

“既如此,师姐何必非要我背这么多,不如一天一篇可好?”羽裳正色道:

“不管旁人如何

,你在我这里,就得按我得规矩来,今日十篇,背不完………”她想要说背不完不许吃饭,想想吃饭不过是吃那枫丹玉露羹,不吃也罢。

于是又想说背不完不许睡觉,但终又不忍。便改口说道:

“背不完,便不许出这个门儿。”玄昊一听,心下叫苦不迭道:

“不是说她性子最冷不愿管事吗?为何如此较真严厉?”

6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婴儿手心出汗是怎么回事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适用人群
孩子突然发烧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