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公款赔偿惹争议公车私用出事故谁该被追责

2019-12-04 16:4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公款赔偿惹争议 “公车私用”出事故谁该被追责?

今年3月,湖南市民黄小雄一家被桂阳县检察院公车撞到,造成一死两重伤的惨剧。据检察院方面称,当时公车被私人违规使用了。事后,检察院承担了黄家的部分医疗费,并支付了死亡赔偿金等相关赔偿约60万元,此笔款项据知情人透露系公款。

自3月末事件得到初步处理结果至今,该检察院以公款支付黄小雄女儿死亡赔偿金一事一直颇具争议,并在上不断发酵。

公车私用行为板上钉钉,肇事人又不属于肇事车辆所在单位,此事件为何要由检察院以公款埋单?

据《潇湘晨报》报道,3月2日19时50分左右,市民黄小雄一家四口在郴州青年大道从斑马线过马路时,遭遇突然疾驰而来的黑色小车撞击,黄妻因落后几步幸免于难,女儿抢救无效死亡,黄本人及小儿子重伤。

经查证,撞人者系桂阳县塘市镇人陈锡宇,非肇事车主人。驾驶车辆为桂阳县人民检察院所有。3月24日,桂阳方面在上对此事进行了回复通报,称肇事车被陈锡宇的叔叔、桂阳县检察院监所科科长陈高峰违规使用。

事发当日下午,陈锡宇酒后驾驶公车从桂阳来到郴州,因未如期见到女朋友心情不好便在城区飙车,撞人后两次逃逸最终被抓。

事后,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显示,黄小雄及家人没有交通违法行为,不承担事故。日前,23岁的肇事人陈锡宇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被依法逮捕。陈高峰因负有直接管理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去监所科长职务。

目前,黄小雄及其儿子仍未痊愈出院,检察院方面除去黄一家住院时承担的部分医疗费用外

,给予黄小雄女儿死亡赔偿金等相关赔偿约60万,此笔款项据知情人透露系国家公款。

据受害者方称,此案肇事人陈锡宇被认定负有全责,关于他的叔叔及检察院方面的认定,他们一直没有给我们。

天涯上曾有一篇私人帐号发出的帖《关于桂阳检察院公车私用致一死两伤处理情况的说明》,透露了详细的理赔协商过程和金额。

此帖称,该院为本案中民事赔偿负连带的第三方。由于该事故为酒驾引起,保险公司对事故中严重受损的两车(一为肇事车,二为肇事车撞人后二次碰撞的车辆笔者注)不予理赔。而肇事人的家庭经济状况又无力承担受害方赔偿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第六章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

据受害者方称,事发后检察院方开始对此并不认同,后因媒体曝光事件造成舆论压力,最终与受害者方达成一致,由检察院公款支付赔偿金。

为何检察院要公款赔偿,此笔款项是否为先行垫付?致电检察院方面负责人,该负责人称:上已经有后续情况了,请找相关部门了解。随后便挂断。

公款埋单是否妥当?检察院方又是否要因非单位肇事人公车私用被追责?笔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法学教授张柱庭认为,按照程序,除保险公司外,其余费用应由肇事人负担。肇事人负有全部技术,而关于民事法律,就不需要再追究其叔叔及检察院的了。单位公车私用,该承担事故的行政,而非民事。检察院主要存在行政过错,应加强自身车辆的监管。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教授马社强补充,公车私用不属于履行职务,若履行职务出现事故,此时肇事人代表国家而非个人,国家当然有赔偿,钱从财政走是没问题的。而私用则大有不同。

《侵权法》,民事法律上关于肇事人叔叔的认定,应判断其在借车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即明知其酒驾而借车或车有问题,借车方才需要承担连带。我理解为出借的过程与事故的发生间是否有因果关系。

马社强对检察院系民事赔偿负连带的第三方的说法持异议,他认为车也在事故中受到严重损害,检察院方面也属于受害者。另外,肇事人私自驾车的目的是会见女友,不属于为他人办事,赔款也不应该再追究他人。

马社强说:检察院赔偿是出于人道,但没有义务。检察院应该属于垫付。但若依民事赔偿负连带第三方的说法,连带即为谁有能力谁先赔付,事后赔付方再与需要赔偿的另一方去追偿。对外是一致的。

有友认为,检察院目前承担赔偿款项,肇事人虽无经济能力,但也不能逃避赔偿。

张柱庭认为,首先肇事人个人其他财产应该被强制执行;第二,造成受害者死亡就涉及刑事,其被判刑的具体年数多少,立即执行还是缓刑,与其赔偿情况有很大关系。

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汕头包皮包茎环切手术
滁州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治疗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