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票据存疑长期失血通威股份会成为下一个康得新么

2020-11-23 09:0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票据存疑长期失血,通威股份会成为下一个康得新么? 记者 | 陶知闲编辑 | 陈菲遐通威股份想要再造半个“通威股份”的计划正在展开,但这事看起来并不容易。根据界面新闻统计,这家公司拟建和在建项目预计两年内所需资金超过91亿元。资金链紧张到需要不断“借旧还新”的通威股份,还要给控股股东20亿元的流动借款。即便4月20日公布的60亿元的定增和50亿元的超短融资券,都弥补不了通威股份的资金缺口。此外,通威股份还长期处于失血状态,偿债风险巨大。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这还不是最令通威股份头疼的地方。2020年1月10日,通威集团质押2500万股,据东方财富的测算,预警线为9.53元/股(估算),截至发稿时,通威股份股价已经从2月中旬的20.01元股,下挫至12.58元/股。目前的股价,仅较预警线高出三成。这意味着,若通威股份股价跌势不止,未来控股股东将有可能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股价连续下挫,公司偿债风险巨大之时,通威股份却还要拿出超过91亿元进行项目投资。这些项目立项的背后,会有更大的窟窿吗?长期处于失血状态从刚刚公布的年报数据来看,2019年通威股份业绩看似亮眼。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5.55亿元,同比增长36.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6.35亿元,同比增长30.51%。2002年一季度预计实现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29.79%。但是业绩增长的背后,是通威股份长期失血状态,且短期偿债风险很高。从现金流量来看,自2016年至2020一季度期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入合计112.39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出208.88亿元,两者合计净流出96.49亿元。长期的资金净流出,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固定资产余额较高。2015年以来,公司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合计由24.59亿元上升超过十倍至293.96亿元。过高过快增长的固定资产正加速折旧摊销额,影响企业盈利能力。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除了高额的负债,通威股份的偿债能力也让投资者质疑。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通威股份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51.02%,相较2016年的40.44%增长超过十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分别为0.82和0.66,对比老对手隆基股份(601012.SH)的1.61和1.33,双方相差明显。流动比率是用来衡量企业流动资产在短期债务到期以前,可以变为现金用于偿还负债的能力,一般认为合理的流动比率为2。速动比率是衡量企业流动资产中可以立即变现用于偿还流动负债的能力,一般认为合理的速动比率为1。而通威股份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双双低于1,表明偿债能力风险很高。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通威股份流动负债高达204.8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50.42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94.62亿元,而公司账上的现金仅为36亿元。隐形债务高筑 现金真实性存疑除了债台高筑之外,通威股份还有对外担保的隐形债务。从通威股份公布的2019年对外担保情况来看,截止2019年底公司担保余额合计55.16亿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净资产的 30.50%,累计未收回的担保代偿款余额合计0.28亿元。高资产负债率的背后,是财务费用的剧增和被吞噬的利润。2019年,公司财务费用为7.08亿元,相较2018年同期增长124.05%,对比2015年的0.95亿元,增长超过七倍。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更令人担忧的是,公司账上现金真实性存疑。以公司2018年账上现金为例,彼时通威股份货币资金为34.12亿元,利息收入为0.29亿元,对应利率仅为0.85%,显著低于公开市场正常利率。公司利息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银行存款利息和委托贷款利息。前者利率较低,账面货币资金大部分为活期存款或七天通知存款;后者利率较高,系公司在合作项目上按照合作协议约定进行收取。无论如何,通威股份的利息收入都是低于市场利率的。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资金链已捉襟见肘的通威股份,甚至动起了挪用募集闲置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主意。2017年起,通威股份共计6次挪用募集闲置资金。2019年以来,挪用次数越来越频繁。对此,通威股份表示在确保不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设进度的前提下,挪用募集闲置资金补充流动资金是为了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降低公司财务成本。在如此紧张的资金链压力下,通威股份在年报中还披露,借给控股股东通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通威集团)20亿元的循环性流动资金借款。由此可见控股股东缺钱的紧迫度不亚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资金链紧张还体现在其质押比例较高。根据通威股份一季报披露,通威集团累计质押11.23亿股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6.19%,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56.21%。需要关注的是,通威股份近几年来一直在通威集团质押-解押-再质押的循环中度过。据统计,通威集团2017年至2019年质押次数分别为13次、10次和17次。图片来源:WIND与此同时,通威股份股价正接近通威集团质押股票预警线。2020年1月10日,通威集团公告质押2500万股,预警线为9.53元/股(估算),截至发稿时为止,通威股份股价为12.58元/股,相较预警线高出32%。这意味着,若通威股份股价跌势不止,未来控股股东将有可能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图片来源:东方财富应收票据存疑,下一个康得新?通威股份的应收票据近一年来增长也略显异常。资金链极度承压的通威股份似乎对客户特别“慷慨”。根据2020年报披露,公司营业收入375.55亿元,同比增幅36.39%;经营性应收款项(含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应收款项融资科目合计)65.22亿元,同比增长43.05亿元,增幅为194.18%;预付账款3.9亿元,同比增幅为70.96%。对于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大幅增加,公司表示主要系公司经营规模扩大,应收银行承兑汇票增加所致。对比同期公司营业收入增长36.39%,应收票据的增长幅度是其五倍,这显然不能简单用客户支付方式改变作为理由。对下游客户公司按应收账款及票据结算,对上游供应商则先垫付预付账款,通威股份的往来款令人生疑。图片来源:公司公告从光伏行业来看,通威股份的解释不合理。对比光伏行业龙头隆基股份,公司2019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26.94亿元,同比增长54.68%;应收票据50.93亿元,同比增长74.67%。而通威股份应收票据增长幅度是其营收增幅的五倍,显著高出同行。从过往增量来看,通威股份有虚增应收票据的嫌疑。公司2019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0.2亿元,而对应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合计增长37.99亿元(新金融工具准则将原先应收票据拆分为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两个科目),占营业收入比例为37.92%,远超同行隆基股份应收票据占营业收入比的22.44%。更值得一提的是,通威股份营业收入主要由农牧业务和光伏业务组成,而农牧业务几乎不存在应收票据。同为农牧行业的新希望(000876.SZ)应收票据为0.64亿,占其总营收比为0.08%;牧原股份(002714.SZ)和温氏股份(300498.SZ)应收票据都为0。通威股份2019年光伏业务同比增长76.02亿元,而同期应收票据增长37.99亿元,以农牧业务应收票据为0推算,光伏业务应收票据占比高达49.97%。通常来说,企业通过虚增收入以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虚增收入的主要方式便是虚增应收账款或者应收票据。同时,这些虚增的收入并不会以现金流的形式流入企业。对于资金流吃紧的公司比较常见。2001年震惊世界的安然财务造假案,便是通过虚增应收票据的手法完成的。通威股份的审计机构四川华信会计师事务所也“屡有前科”。2002年曾因未发现川电公司下属非独立销售公司的销售费用,造成公司虚增利润,却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被证监会警告;2009年曾被股民状告其出具的五粮液相关审计报告为不实报告;2019年因IT审计程序不到位,被注会协会处罚。面对资金流危机,通威股份选择“粉饰报表”以便更好的融资补缺,正如一辆绑上炸药失控的列车,只能前行,无法停止。新闻推荐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降息操作基本符合市场预期4月15日,央行开展一年期1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利率下调20BPs至2.95%,此前为3.15%。本次MLF操作较预期时间提前...石家庄治疗白癜风费用
石家庄治白癜风去哪里
石家庄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石家庄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