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星月圍剿尕槍手小說

2019-10-12 15:3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949年9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军政治部联络部长艾奇华率领先头部队西进,先行进入敌人的警戒圈,探测敌军败退的情形,绘制进军路线图,探测、标记敌人掩埋的地雷区,通过审讯抓获的俘虏探知敌情,为大部队进攻古浪奠定了基础9月12日,第一野战军政治部发出了继续奋勇前进,解放整个大西北的政治动员令解放軍第二兵團隨即作出攻占古浪、進軍武威的戰斗部署,命令解放軍第 軍越過烏鞘嶺進占安遠、黑松驛,向古浪守敵120軍及245師、17 師發起攻擊,隨后進占雙塔堡一線;命令解放軍第6軍由大靖經土門向武威及其東北方向之敵91軍及191師、17 師進攻;命令解放軍第4軍為兵團二梯隊,沿甘新公路向黑松驛前進9月1 日,解放军第 军8师、9师沿华家岭、皋兰山、火烧沟、海石湾、红固、华藏寺,抄小路穿过森林,越过乌鞘岭,进攻古浪县城得知消息后,国民党古浪县政府县长逃之夭夭,县保警队向解放军投诚,古浪宣告解放9月14日,解放军第6军主力部队冒雨进攻大靖,驻守大靖的国民党自卫队向解放军投诚,大靖解放

  而在投诚的国民党自卫队里曾经有一个叫“尕枪手”的队员,身材并不高,其貌不扬,但其身手敏捷,行若踩风,人很机灵,在自卫队时自由散漫、我行我素,土匪作风在他的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就是国民党自卫队长都敬他三分,其原因是“尕枪手”不但土匪作风霸道,心狠手辣,而且他的枪法在自卫队里如果说他第二,再没有人敢当第一,他打枪时不用眼睛去瞄准,且能感官身后向其开黑枪者,他能端起枪凭感觉和目测随即向前后方射击,百发百中,所以谁都叫他“尕枪手”“尕枪手”正因如此,虽不在自卫队里当什么大官,但由于他的枪法和身手因当时自卫队的需要,专门设了一个“涉猎班”,“涉猎班”就是专门给自卫队解决肉食的班,“尕枪手”就是这个“涉猎班”的班长,他和当官的待遇基本一样,就是明着拿的俸禄少一些而已,但暗地里“尕枪手”得来的不义之财谁都心知肚明,他在自卫队里养着三个老婆,大老婆人称“一枝花”,二老婆人称“赛貂蝉”,这两个老婆都是“尕枪手”跑遍大靖山川九坝而物色的“美女”,她们本就出生于农家,因有几分姿色便被“尕枪手”看准抢来做了老婆,久而久之生活在“尕枪手”的身边和那个环境里,自然也变得追求奢靡的生活,不务正业整天以玩牌度日,跟了“尕枪手”多年也没给“尕枪手”生个一男半女

  这年的某日自卫队长派“尕枪手”带“涉猎班”驾马车去水泉沟(现古浪县横梁、干城乡交界处,离大靖约三十公里)一带打猎水泉沟谷低均宽约三四十米左右,且有一股泉水常年流淌,故而取名“水泉沟”,此地东西两边均为青石大山,山高峻险,万丈有余,似接天芎,山顶草丛纵深,半山腰间有大小不等石窟无数,或深或浅,山上石羊成群,日窜行于大山南北,夜宿于石窟之内,进入石窟并没有路,只有宽约几十公分左右的石路,且分层而进,或跳上或跃下,没走过山路或胆小或有恐高症者绝无可能进入石窟,就是“涉猎班”也只有“尕枪手”方可攀山而入,这天“涉猎班”在水泉沟内,射杀石羊的枪声时断时续,“尕枪手”攀上半山间时,只见一只领头的“骚羊”(古浪方言即公羊)头顶一双大角左右摇晃,站在那里用冷眼死盯着“尕枪手”,只见“尕枪手顺手一抬“叭”地一声枪响,那只骚羊“蹭”的一下跳起身来,顺山坡疾跑,站在远处的自卫队员一看,心想:“这次尕枪手是不是失手了……”,还没想完,便看见那只骚羊摇摇摆摆顺山滚下另一边的山壑,“尕枪手”一路追去,当翻过山梁向远处眺望,看见在沟壑处有一平台,平台上建有一座草屋,一只猎犬“汪汪汪”地叫唤着,直奔那只躺在草屋处不远的石羊身边,抬起鼻孔嗅着石羊,然后伸出红红的舌头舔舐着石羊身上流出的血,“尕枪手”走到跟前朝天“叭”的一枪,意思是吓跑这只猎犬,殊不知这只猎犬尽然狂吠着扑向“尕枪手”,自然猎犬必会“寿终正寝”,你遇到了谁啊那是“尕枪手”,当猎犬扑来的刹那间,“尕枪手”毫不犹豫抬枪射击,猎犬软软地瘫在地上,四只脚瞪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这时从草房中跑出三人,老两口及他(她)们的女儿,那老者看了这架势便问:

  “哎,你谁啊,怎么把我家的猎犬打死了……”

  “尕枪手”本来想绑好石羊等同伙来抬,一看老者身边还站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虽穿着破旧但亦有几分姿色,眉间还有一颗“美人痣”,“尕枪手”眼瞪着姑娘,慢条斯理地回答:

  “听过尕枪手吗我就是”,那老者一听来者是“尕枪手”,立马满脸堆笑,赶忙说:

  “没关系,一只狗打死就打死了吧……”,此时“涉猎班”的其他人已赶来,“尕枪手”说:

  “你们几个绑好石羊抬走”他走到老者面前又说道:

  “老汉子,你的姑娘今天就是我老婆了……”说完就去拉姑娘让她跟自己走,老者赶紧下话:

  “哎幺,尕大爷,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姑娘吧,她已经许人家了……”

  “尕枪手”端着枪指着老者说:

  “你是不是想死啊”,姑娘的母亲赶紧跪在地上连叩头带下话地说:“官爷,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吧……”

  姑娘赶紧说:“你放过我爹妈吧,我跟你走就是了……”

  “尕枪手”领着姑娘走了,老者蹲在地上抬起衣袖一个经儿地抹着眼泪,老婆子跪在地上大哭着……

  “尕枪手”回去几个月,便听到了解放军西进的消息,一些自卫队员开小差的、“失踪的”陆续出现,抓回来的都被枪毙了,没有抓回的也不敢在大靖城周围安身,跑到了腾格里沙漠……“尕枪手”心里也在想着:“和解放军打必会失败,即使活下来我这样的土匪出身,也会被政府枪毙了……”

  这日半夜“尕枪手”准备了细软,拉着一匹大马,驮着老婆外加一个褡裢,那褡裢的一头装满了子弹,悄悄地跑出了大靖城南门,确不知往哪跑,小老婆说:

  “干脆回水泉沟我家吧,那里隐蔽也不容易找到……”

  “尕枪手”一听也对,“好,咱们就去水泉沟”

  天刚麻亮,他们便到了姑娘家住处,但她的父母已不在此住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只留下了这个孤单寂寞的草屋,姑娘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潸然泪下,“尕枪手”说:

  “别哭啦,以后我就把你当做真正地老婆,养活着你……”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况且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尕枪手”又说:“这地方不能住,一旦搜山很容易就找到了,我们还是找个石窟住下,比较稳妥……”

  “尕枪手”领着小老婆攀山而行,终于找到了一个难上难进的山洞,洞口向北可以一目了然于从大靖方向来的一切,有一小径石路,向南一条小径石路通往深山,安顿好后,“尕枪手”便将大部分金银财宝悄悄地藏在了只有他知道或是别人根本去不了悬崖处此后“尕枪手”一旦进城去买东西,必然化妆一番且装聋作哑,所以大靖城里的人见了他都知道是一个哑巴

  话说间已到了1950年秋天,“尕枪手”两口子在这个山洞里已生活了两年,小老婆也给他生了一个男孩子,两年中也没打听到自己父母的去向或生死,为了怀念父母,她让“尕枪手”在城里买了一只黑色的猎犬养在山洞里“尕枪手”所担心的事儿一直没来过,两年里细软已经花的所剩无几,他也听到了解放军早已解放了大靖,他所在的自卫队也投诚了,但“尕枪手”却心里一直怕着解放军,因为他也知道从自卫队跑出去的一部分队友在腾格里沙漠盘踞当土匪,以抢劫为生,被解放军剿灭了,但他有转过来想着,他住的山洞一般人是上不来的,他能看见沟底人员的走动,而沟底的人确看不见他们抢劫的念头在他的心中已慢慢复苏,他操起了那只步枪,白日黑夜子弹上膛,瞅准行走在沟底的人员稀少时,即可下山抢劫,遇到反抗者必杀之,活着出去的也不知道“尕枪手”住在哪里,但都知道这必是“尕枪手”所为据后来“尕枪手”的供述中自称将抢劫的大多金银财宝藏在水泉沟的几处悬崖处,但他只知道一个大概地方,让他找去他说自己也不记得具体地点,或许根本未说实话,当时区公所也派了多人找了几天,但找的人有的地方也上不去,始终没有找到这笔“财富”,时至今日大靖一带的人们都半信半疑地猜测着“尕枪手”这笔财富的具体地点,既或是不相信但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到水泉沟里的悬崖上寻宝的事儿确从来没断过,但都是一无所获......

  水泉沟当时也是通向天祝、永登上兰州的唯一路径,1950年冬季,省城调往大靖新区长的公文早已到了区公所,但一个多月了新区长却迟迟未能报到,大靖区公所发函向省政府问此事,省政府来函的回答说,按时间推算新区长应该早就到了,此时区公所立马怀疑新区长有可能被“尕枪手”杀害,便发出悬赏布告,将杀人嫌犯“尕枪手”特点加以描述,布告发出后不久,一位水泉沟放羊的羊倌来到了区公所报称:一天下午他正在水泉沟里饮羊,听到了一声枪响,他顺着枪响的方向伏着身子悄悄地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打死了一位骑着骡子的人,将那人拖至一个枯井里,并将骡子身上的褡裢取下,还取出来一张纸在看,后来他将褡裢背在身上上了山,他怀疑那个人就是“尕枪手”,区公所人员问他:“你怎么才来报案”

  羊倌说:“水泉沟这几年常死人,也就没有报案来……”羊倌留下了自己的住的位置后走了

  羊倌走后,区公所暂时负责人立刻叫来通讯员薛国贤(大靖人,当时16岁,八十年代任古浪县政府副县长),让他立即通知驻大靖守备部队负责人,前来区公所开会

  话说“尕枪手”那天看到一位骑着骡子的人,穿着讲究看似有钱人,决定抢劫便将其一枪毙命,搜出身上的盘缠,他将那人拖至枯井后,取下褡裢从中拿出来一纸该有公章的公文,“尕枪手”虽然不能全部认出公文所述,但也大概知道了此人便是新任的大靖区公所区长,他急急忙忙背上褡裢上山进入山洞再也不敢露面……

  大靖区公所的会议室里,放了七八个马灯,将房间照的通亮,区派出所、民兵营长、驻地部队负责人研究如何剿灭“尕枪手”的方案

  翌日,一个年轻货郎挑着担子,手里拿着拨浪鼓,行走在水泉沟,看见路人便喊着:“鸡蛋换颜色、针头线脑、花红线了……”

  这位货郎其实是大靖驻地部队派出的侦察员,货郎来到了那位羊倌的住处,将货担放在羊倌住处,取出驳壳枪别在腰间,背上水壶在羊倌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新区长出事的地方,这位侦察员通过对地形地物的观察,让羊倌回去,他顺着石山的小径向山上爬去,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却找不见“尕枪手”居住的地方,侦查员只能折回,打算第二天再找回来时路过一处石崖,石崖是一层层青石板叠摞而成,他停下又细细观察,走到石崖边角处,他发现有几处石板沿与其它颜色不同格外光溜,他试着向上攀爬,两手抓紧石棱,恰恰这几处石板刚刚能够着两脚互踩,使劲往上攀登十多米,即可跨入山梁,乖乖他终于看见了那个隐藏在山凹处的山洞,他拿出望远镜只见山洞口有两节木棍扯着一条铁丝,铁丝上面搭着男人女人的衣裤,一位中年男子坐在石凳上,手拉着一个小男孩哄着玩呢,女子也坐在另一个石凳上,正在做针线活,一只猎狗卧在那里目视着远方,侦查员取出画像细细对照,不错那男的正是“尕枪手”……

  侦查员再次举起了望远镜,细细盯着那位女子端详,看了半天,他从模样和眉间的那颗“美人痣”认得她是自己的妹妹任柯妹,眼里不由得流出了两行泪水,抽搐着却又不敢哭出声来,他试干眼泪后再次观察,只见“尕枪手”一家起身向洞内走去,那只狗也摇着尾巴跟在后面进了山洞……

  原来,这位侦查员正是女子的哥哥,他叫任柯南,解放前被国民党抓兵后,他从国民党的部队跑出来毅然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属解放军第6军担任侦察排长,暂留驻大靖配合当地驻军剿灭大靖一带的的土匪,因为他是本地人,这次侦察“尕枪手”的任务部队决定有他执行

  任排长回去后将情况作了细致地汇报后,区公所决定抽调一个基干民兵排,部队派出侦察排联合执行围剿“尕枪手”的行动,侦察排长任柯南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员行动之夜,区公所专门杀了一只骆驼,执行任务的所有人吃了骆驼肉后,于当晚12时出发,区公所派通讯员薛国贤作为通讯联络员随部队出发,夜里 点多到达了指定位置,侦察排长将民兵分布在向北通往大靖的路边设伏,侦察排在向南通往深山的路边设伏,东西是悬崖峭壁无路可走

  天亮了,任排长带领两位擅长攀爬的解放军,摸到了山洞附近,只见那女子在洞口外拾起几根柴火,那只猎犬跟在洞口处乱转,它突然发现了他们,“汪汪汪”乱叫,突然那女子向狗叫的地方一看,急忙进入洞内,不一会只见“尕枪手”一只手提着步枪,另一只手在套穿着皮袄,只顾得逃命,那来得及开枪,便向洞口上方的山上爬去,此时只听 “叭”的一声枪响,“尕枪手”一个趔趄,他的脚后跟被子弹击中,滚落而下,三位解放军已迅速到达了山洞口,其中两位解放军端着枪厉声喝道:“尕枪手”缴枪不杀而那位女子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想要自杀,“妹妹……”,任排长大声地喊了一声,女子举着匕首细细端详眼前的这位解放军,“哥哥……”随着一声大哭甩掉了手中的匕首,紧紧地依偎在哥哥的怀中,小男孩缀着他妈妈的衣角大声地哭着……

  妹妹任柯妹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哥哥,任排长判断:父母有可能已离开了人世,所有参战人员听了排长妹妹这个悲惨经历的讲述后,强烈要求在山谷东西两侧寻找俩老的遗体,任排长便派一个班将“尕枪手”押回大靖城,其余民兵和解放军立即展开搜山,正如任排长判断,在此山东边的山谷里发现了一双遗骸,骸骨下发现了一个绣了花的皮质针线包,任柯妹一眼看出这正是母亲常年不离身的针线包啊原来他(她)们的父母,因女儿被“尕枪手”抢走落入匪窝,儿子被抓兵后不知死活,老两口觉得活在这个世上没啥意思了,老夫妻俩拉着手双双跳崖结束了凄惨的生命第二天兄妹俩按当地风俗将父母的遗骸埋在了水泉沟原来居住的那个草屋处......

  现在大靖的大河东过去是南北长约三四公里的石滩,由于大靖是古浪县地理位置居中的地方,每逢枪毙犯人都要在这个河滩里召开公判大会,这一天,河滩里人山人海,公安、解放军、民兵荷枪实弹,几辆大卡车拉着十多个被捆绑的死刑犯来到了河滩里,排成一溜儿站在那里,每个人的脖子后都插着一个木制牌,上面写着“杀人犯xxx”,唯独“尕枪手”的木牌上写着“土匪尕枪手”,所有死刑犯的名字上面都打了一个红色的“x”,当公审人员念到“尕枪手”的罪恶行径后,霎时间数万人大喊着:“杀死尕枪手......”,有的人甚至拾起石子儿咂向“尕枪手”,民兵、解放军、公安人员阻挡着愤怒的人群,一会儿十多名犯人被带上车拉向石滩北边缘处,“叭叭叭......”一阵枪声响后,正义的子弹终于结束了这些罪恶累累、手沾人民鲜血犯罪分子的生命……

  至于“尕枪手”姓甚名谁谁也不知,或是人们不愿意提到,但人们只记得他臭名昭著的“尕枪手”这个邪恶的称谓,那个活着的小男孩,我也相信他会姓任的……

  共 582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的甘肃省古浪县大靖镇(那时称为区公所),土匪“尕枪手”盘踞在水泉沟峭壁石窟,以百步穿杨之枪法肆意杀害贫民、心狠手辣、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强抢民女、恶贯满盈,最终被正义的枪声结束了邪恶的生命这篇纪实小说,生动再现了土匪“尕抢手”残杀百姓、强霸民女的恶行,以及古浪大靖区人民政府和地方武装部队巧妙设计抓捕“尕抢手”的故事多行不义必自毙,恶贯满盈的“尕抢手”被捕后执行枪决,大快人心,被抢民女兄妹相认,又为爹娘的惨死悲痛不已,令人唏嘘小说语言隽永,刻画细腻,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值得细细品味,倾情推荐共赏【:快乐永远】

  2楼文友: 12:20:59 真的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很棒的小说

  楼文友: 12:21:25 期待作者更多佳作,祝创作愉快

  4楼文友: 16:48: 6 一口气读完,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熟悉的地名,清晰的叙事思路,见证地方历史,传承家乡文化

  5楼文友: 17:50: 0 谢谢各位老师的点评和鼓励定当继续努力

最安全有效的减肥产品有哪些
安而康成人纸尿裤
中草药灯盏细辛什么性质
脑梗死恢复期的饮食以及药物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