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梧桐】村支书周大哥(小说)

2019-09-14 08:44: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满山的包谷儿绿油油,家里的媳妇儿亮啾啾。
遍地的小伙儿蹦蹦跳,来年就站在金山上笑。
一走进水城县青林乡的大土村,那山坡上就经常是山歌悠悠。山美水美,人儿美,可以说就是这地方的最好写照了,你看那土地里的农民伯伯,是多么辛勤的在劳作,哪天不是“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在大土村的乡间小道上,每一天都会有一个头戴草帽的老者走过几趟,当正在田地间劳动的村民们远远的看见那个身影时都会大声地喊问:“周大哥,又有哪家有啥子事情了吗?”这个时候那个头戴草帽被称为周大哥的老者就停下匆忙的脚步与田间劳作的村民热情地交谈一番。
周大哥是水城县青林乡的大土村的村支书,因为热情助人,做人很有个性,也深得群众的欣赏,所以大伙都热情的称之为周大哥。
周大哥属于民国时期一个保长的儿子,由于父亲当时拥护共产党,所以在本地的村里村外还算是有点底子的人家。新中国成立以来,周大哥的父亲也去世了。周大哥当初算是公子哥一类的人,读过几学书,在当时的农村说话有头有尾,所以就当选为村支书。
周大哥在父母的包办婚姻下,娶了妻子肖氏,有七个子女,在那样的年代里,也算是儿孙满堂的幸福之家。
周大哥平时在家里是很少和妻子做农活的,在家里,他的任务就是经常牵着自己心爱的老水牛满山的去放养,他喂养的水牛是周围最大最胖的牛,别人的牛一看见他的牛扭头就跑。
在那农耕文明的时代,他喂养的牛就是他用来耕耙自己家的土地的工具,每年一到春季初,很多田间地头都有他和他喂养的大水牛的身影。周大哥还有一个家务活,那就是每天早上都会挑着一挑大水桶去水井边挑水,直到把自家的两口大水缸挑满了才休息。
周大哥七个子女,只有两个是儿子。周大哥心想:女孩子早晚都是别人家的,就没有必要在她们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了。
因此,大女儿和二女儿没有读过书就出嫁了,其余三个女儿没有读过初中也踏入社会打工去了。
两个儿子继续读书。有一天,周大哥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你们两个不好好读书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我们周家世世代代都还有点威性,不要被你们两个给搞垮了,那简直就是对祖宗的最大的不敬啊。”
因此两个儿子一直读到初中毕业。周大哥的一脉人家都是小个子,两个儿子也难逃小个子的命运,大儿子富平想去当兵,在周大哥到处寻求关系的情况下,一米六二的大儿子富平有机会就去四川当了兵,退伍回来分到县医院上班,后来找了一个学会计的女孩也就成家立业了。至此,周大哥想:我也算是解决了周家的一件大事了,就盼望着抱孙子咯!
二儿子富林就在农村,周大哥看到什么赚钱就让他去学做什么。木匠的时代他做过,后来觉得皮匠赚钱,皮匠的时代他也呆过……但是富林没有完完全全的听从父亲的安排,去外省打了几年的工,买了当时最时髦的录音机,周大哥看见二儿子自己能混得不错,也就不管他了,就希望他赶快找一个媳妇儿为周家传宗接代。




弯弯曲曲的乡村小道犹如蚯蚓一样爬行在大土村的身体上,而周大哥的身影就像是一只勤快的蚂蚁整天整天的都在哪大蚯蚓身上转呀转的。
周大哥除了为村民们办事,周大哥最爱走亲戚了,整个家族他都有联系,只要发现那里有一家姓周的人家,他都会抽出时间去走走,一来二去,它就自然成了周家家族的主心骨。周家家族里无论哪家有点大屋小事都会请周大哥去商量一番。但是这回是周大哥有事和大家商量了。
周大哥跑遍周边的所有亲戚和家族,请大家帮忙物色一个媳妇。有几个吊儿郎当的年轻说:“周大哥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物色媳妇啊。”当然不是周大哥自己还要物色什么媳妇了。
周大哥说:“小兔崽子乱说话,小心我抽你屁股,三妻四妾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这可是新中国,你明白不!”
周大哥是帮自己的二儿子富林寻找媳妇呢。周大哥的方法果然有效,没有几天,就有很多亲戚和家族传来消息说:某家某家有几个女儿,年方多少,聪明能干……
周大哥就要求二儿子富林和自己去挑选未来的媳妇,可是二儿子不想去,但是迫于父亲的威严不可损伤,就只好跟着去了。
爷儿两就像是买牲口的商贩,一家家的挨个儿看。当然这与买的东西可不是一样的,因为你再跳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挑剔你。挑剔你的家底,挑剔你的相貌……
挑来挑去,最后迫于父亲的威严,二儿子富林挑中了一个吕家的闺女。这个吕家家底不错,男人是铁厂工人,女人就在家里带几个孩子外加种点包谷过日子,在当时的社会也还算是不错的人家。
吕家男人还特意请假回家就是为了和周大哥家一起商量为子女办喜事的事情,计划周大哥家出两千多块钱,为子女置办家具,再出一千多块给吕家,以表示十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一切准备就绪,最后就差挑一个黄道吉日完婚就可以了。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周大哥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就像是自己要结婚了一样。
就在周家一家都处于喜事之前的欢乐之中的时候,周大哥的二儿子从外面回来了,一回家就说:“婚结不成了。”
周大哥的老婆像是着钉子扎了一下一样从凳子上跳将起来,嘴里拖长了声音道:“我的小祖宗,你这是扯啥子风咯,在这里乱说话!”
二儿子富林气冲冲地说:“本来就是嘛,今天我又和吕家姑娘见面了,她看我不爽,我也对她不舒服,我就对她父母说不要了,还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她呢!”
周大哥慢慢悠悠的从凳子上起来,卷了卷袖子,对准二儿子的脸颊就是一耳光,打得二儿子几乎要倒在地上。二儿子捂着被打的脸转身就走了,周大哥想继续追打,被老婆和几个在自己家串门的亲戚拉住,这才没有继续演打儿子的戏。
一轮月牙斜挂在树梢,房子周围弥漫着黑色,猫不叫,狗不吠,鸡鸭就像全死了一样。一个幽灵般的身影一下子就钻进了周大哥家的屋子。就在那个黑影刚钻进去没几秒钟,周大哥的声音就像天空中突然想起的巨雷一样:“臭小子,还敢回来,你不赶紧给我重新找一个媳妇你以后就别想回这个家了。”
原来那个钻进周家屋里的正是周家二儿子富林,周大哥老婆偷偷给二儿子留了门好让儿子晚上回来睡觉。周大哥这一声叫把富林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家伙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啊!
其实周大哥哪里睡得着啊,为了儿子的婚事,他这段时间可是又激动又操心,每到月黑风高的时候,自己总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啊!




这天的夕阳格外鲜红,好像传说中的古战场上的血迹,凄美中夹杂着沧桑和悲凉。就在最后一片夕阳刚要掉下山的时候,有一个人影从夕阳中走向了周大哥家。周大哥的家的大狼狗叫着,像是欢迎客人又像是对客人极其不满。
来人是周大哥家族里的和周大哥一个字辈的兄弟。这个人不怪周大哥家的狗还没有见着他就开始叫个不停,个子不高,一头黑发向后梳着,有点模仿老毛的头饰,但是怎么看怎么就和老毛是两个极端的人。看男额头上的川字纹,就像是被老鹰爪子从上至下抓了一个印子一样,所以人们都叫他周爪子。
周爪子家有六兄弟,在村里是有名的恶霸,无论大事小事,只要哪家惹上他家就只有倒霉的份。今天来找周大哥名是说请周大哥主持公道实则是提醒周大哥不要管他家的事情。
惹到周爪子家的是姓王,男的叫王文昌。那个王文昌家只有三兄弟,虽然都是人高马大的,但都是老实人。
这天,所有老百姓都辛勤的在地里劳动,周爪子家的女人也在地里辛苦的挖着黄土,不但挖完了自己家的土地,还把与自己家相连接的土地挖了一米多。就在她挖的辛苦的时候,王文昌家的女人也来自己家地里挖地松土,看见周爪子家女人在自己家地里挖,就感激的说:“嫂子,太感激你了,不声不响就帮我家挖了这么多土地,让我说什么好呢……”
哪知道周爪子家女人回应王文昌家女人的就是一顿臭骂,“你他妈的烂货想得美哦,我玩我自己家的土地谁帮你家挖了,老子捧人也不是这种捧法啊……”
王文昌家女的还以为周爪子家的女人忙晕了就说:“嫂子,你这是说啥子话呢,你仔细看看,你的确是在挖我家的地啊!”
“是你家的地吗?你叫得答应就是你家的。”
“嫂子,你这是啥意思,难道你要霸占我家这点土地不成!”
“谁霸占你家土地了,这土地解放前本来就是我家的,现在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嫂子,现在不是以前了……”还没有等王文昌家女人说完,周爪子家女人就又是一顿婆妈婆娘的臭骂,就这样,王文昌家女人也开始回骂,骂着骂着就升级为开打了。先是两个女人的战争,演化为两家男人的战争,最后升级为两家兄弟之间的战争。
周爪子家六兄弟以自己家女人被打伤为由,抬着女人就冲上王文昌家的门上去,在去之前,周爪子还特意来给周大哥说一声。他知道周大哥虽然姓周,但是肯定不会帮着自己家说话,但是还是来告诉一声说,“王文昌打伤我家女人,要求周大哥主持公道。”
周大哥听了之后,就马上和周爪子一起来到王文昌家,见周爪子家几兄弟把王文昌家人全部赶跑了,还让自家女人躺在王文昌家床上,那女人还肆无忌惮的呻吟着,就像是在和别人偷情被自家男人抓奸的场景一样。
周大哥见状,就赶紧叫周家几兄弟把武器放下,叫人把王家人全部找回来,说自己会好好给他们处理好。王家听说周大哥来了,首先就有人说,“都是他周家的人,我们凭什么相信他呢!”
王文昌给那个说这话的人一大嘴巴说:“别人我们可以不信,周大哥我们不可以怀疑!”于是王家就没有人说话了,都跟着王文昌回家了。
王文昌一家人刚刚回到家,周家兄弟就准备冲上去,周大哥大喝一声,“都不准动。”于是就没有人敢动了。
于是两家人各自端了凳子坐在王文昌家门口,周家坐一边,王家坐一边,周大哥站在中间。周大哥让两家各自说了事情的缘由,周大哥了解了事情的缘由之后。很明显是周爪子家的不对,于是就说,“这个事情是你周爪子家的先不对,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什么土地是你家的,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已经打了,现在受伤的就去医院医,该付医药费的就付,实在没有人付我就来付,没有受伤就各自回家。”
王文昌赶紧说,“我家若真的打伤人我家会负责任的。”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躺着的女人突然间就跑了出来,指着王文昌一家就是婆婆妈妈的乱骂一通。周大哥就叫周家兄弟把自家女人带回去,不要再继续惹事了。哪知道周爪子家女人突然转过头对准周大哥就是一顿骂:“你白白的姓周,居然帮助外人说话……”
周大哥走上前去就是一巴掌,说道:“你这个女人还得了了!”
周爪子看见自己的女人被打,就发火了,就大叫着不认周大哥这个家族了,还叫自己兄弟开打。周大哥说道:“我看你们反了,真的以为没有王法了。”一时间也没有人敢动周大哥。就这样周大哥把周家兄弟叫走了。周大哥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完了,因为周爪子家几兄弟平时就是爱闹的人家。
周大哥走在回家的路上,猫头鹰在树林里唱着孤寂而可怕的歌谣,就在几声猫头鹰的歌声之后,路旁的树林里跳出几个蒙了面人,都手持锄头靶子,二话不说给周大哥就是一顿锄头靶子。在周大哥的反博下,有一个人的蒙面被周大哥抓下来了,周大哥大吃一惊,那人竟然是周爪子。
正当那个被周大哥扯下蒙面的人还想给周大哥一棍子的时候,有几个赌钱正赶回家的人看见此情景,还以为是有抢人的强盗,拾起石头追上去把几个蒙面人赶跑了,一看地上躺着的人都不禁叫道:“这不是周大哥吗!”
原来那几个刚好路过的人正是周大哥的妹夫和几个赌友。他们赶紧把周大哥背回家,并通知了周大哥的两个儿子回家。周大哥的两个儿子一回到家就要冲去周爪子家说要把他家灭了,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主要是在周大哥的阻挡下,两个儿子才没有去找周爪子家的麻烦。
周大哥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周家家族耳里边去了,周家家族很快就集结了几百人冲上周爪子家门上去准备把他家灭了,周爪子家人全部跑光了,因此才没有被教训,但是周爪子家的房子和牲口可就遭了殃了,房子顶上一毛不剩,牲口全被就地杀了煮吃了。
周大哥听说了之后赶紧带着伤痛跑去周爪子家阻挡了家族对他家的继续破坏,家族里的人无不佩服周大哥的为人和胸襟,周家家族从此更加为周大哥马首是瞻。后来周爪子一家买齐礼物跪在周大哥的面前向周大哥道歉并且感谢周大哥的救命之恩。



大土村这么山美人更美的地方怎么就一直难以发展呢,周大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土地肥沃,人们勤快,就是生活水平难以提高,有的人家还难以解决温饱问题。
就在周大哥为这些问题犯愁的时候,乡里面需要村里选出一个人大代表去县里面开人代会,村里群众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周大哥去开这次人代会。

共 1009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基层支书生活的文字。应该说,作者是很有生活的,就文章的立意来讲,我想作者是想将一个真实鲜活的周大哥呈现在读者们面前。文章洋洋洒洒万余字,不少地方的描写,准确优美,值得圈点。但美中不足的是,这篇文章整体来说,重点不够突出,语言不够准确传神,时代背景交代模糊,如果作者能多花些心思,仔细琢磨捶打,一定会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感谢赐稿。【编辑:灿若舒锦】
1 楼 文友: 2015-04-01 20:26: 6 文中有不少精彩描写,感谢赐稿梧桐。严重尿失禁怎么办
新生儿尿黄是怎么回事
胸闷胸口刺痛是心绞痛吗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