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385进入省城

2020-01-29 18:36: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385】进入省城

因为花的缘故,三人便走得很慢了,晃晃悠悠地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小镇上面,唐方索性租了一辆车,直奔省城,因为王仙峤出来之后,一般都是在穷乡僻壤中转悠,何曾见过现代世界,看见这个屁股冒烟的玩意儿,居然吓得腿软,任凭唐方怎么催促,就是不敢进去,还口口声声地说这个乃是怪物,当真一本正经地要降妖除魔一番,唐方不耐烦,一屁股将他踢了进去之后,这小子才老实了下来,花虽然不像王仙峤那样怪叫连连,但是也是第一次坐车,吓得在车后面紧张不行,一张小脸吓得煞白,看得那司机不由得气结。

当王仙峤适应之后,便开始不老实了,特别是车越走越靠近省城,路上变得越来越繁华,高楼大厦林立,王仙峤开始吓得不轻,但是很适应之后,又是怪叫连连,大呼老夫白驹过隙,千年之后,沧海桑田,世间居然已经不是老夫当年熟悉的世间,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在哪里,吓得司机方向盘一个不稳,差点直接往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开去。

长沙,湖南省会,门禁森严,到处都可见抗日救国的大字报,来来往往的军人各个都是神情肃穆,紧张到极点,街上不少穿着中山装的少年,高举抗日救亡的旗号,奔走呼号,街上门庭冷落,不少商贩大门紧闭,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当然,生意好的依然是那些风月场所,连连战败的消息传来,让不少国人心灰气丧,大有末日来临的感觉,寄情风月之间,得过且过,醉生梦死,所以即便是在白日,红馆的生意也是十分红火,妓女作为古老的一门职业,似乎根本没有治世乱世之分,而且似乎越是乱世,生意越好,而妓女们则自认为,不管是**还是日军,只要是有男人,他们就不会缺生意。

长沙乃是当年唐方的顶头上司唐大帅的地盘,虽然如今的唐大帅,早已经不知道死在哪里去了,但是对于唐方来说,余威仍在,在他的地盘上明目张胆的行走,唐方依然感觉有些害怕,但是想想自己如今的身份和地位,那可是连军统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何惧一个区区草头将军,心中才稍稍安定,坦然了不少,只是依然不敢嚣张跋扈。

照着当年薛举给的地址,他们三人很便摸到了长沙坡子街的一处民房之中,王仙峤下车之后,望了望这民房的屋顶,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是没有说话,花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妈子,看见唐方三人,微微错愕,唐方笑道:“我是来找张爷的,不知道张爷在屋里么?”

“你是?”

“我是张爷的朋友,你只要通报一声,说是一个姓唐的人前来拜访,他就会明白了。”

那个老妈子点头后,转身回去通报,王仙峤冷冷地道:“老祖,阴气好重这里面有些古怪呐。”

唐方飒然一笑道:“没有古怪就是真的古怪了,军统是什么地方,在他们手里面冤死的人,不知道多少,这宅子下面不知道埋了多少不知名的尸骨,总之我们此趟目的,就是为了接回我小侄女,其他的闲事不管,但是若是张若龙敢跟我耍什么花招,到时候你知道怎么做了?”

王仙峤点头,这个时候,大门洞开,薛举已经笑脸盈盈地走了出来,迎上唐方,一个熊抱后在唐方胸口拍了一拳,笑道:“小子不错啊,祝由宗主,魏家女婿,你小子这次做的真的干净!”

唐方敷衍地道:“都是兄弟你们照顾,江湖道上给面,我不过适逢其时罢了”说完昂起头往里面探了探,道:“张爷呢?”

薛举的眼睛在花身上滴溜溜地转了几转,花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但是却特有一番苗寨苗女独有的韵味,特别是那白如琼脂的皮肤,绝非汉族女子所有,加上身上那苗女羞怯和大胆的气质和谐统一,是让男人有了一种爱怜的冲动,薛举叹道:“这位应该不是魏家大小姐,没想到你小子倒是走了狗屎运,干起了三妻四妾的勾当,你就不怕你家那个母夜叉”

花开始只是以为唐方说的已有妻室只是敷衍之语,没想到当真在这人身上得到了证实,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凉,不过转念一想,如同唐方这等奇男子,世间哪个女子不爱若珍宝,自己不过是蛮荒苗人的一个弱女子,能够跟着他,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难道还这点呢奢望唐方能够用汉人的礼仪,八抬大轿将自己娶回去做大房不成?

薛举又将目光投向了王仙峤,稍稍有些疑惑,道:“不对劲啊,你小子怎么就……这么大事,做兄弟的都不知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唐方尴尬一咳嗽,正要解释,王仙峤已经冷冷地道:“老子是你祖宗。”

薛举生性洒脱,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只当是小孩子开的伤大雅的玩笑,看着王仙峤粉妆玉琢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喜欢,上去摸了摸王仙峤的头道:“小朋友,小小年纪脾气怎么这么冲,以后当心讨不到老婆啊。”

男人头,女人腰,岂能是随便能摸的,何况还是他王大仙人的这颗好大头颅,王仙峤正要发作,唐方狠狠的一瞪,王仙峤只得将这口怨气吞下,气的一脸铁青,偏生不敢出手伤人。

薛举哪里知道,自己刚刚这动作,足够让自己死上十次,若是当他知道王仙峤的真实身份,恐怕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靠近这个怪物十丈之内,死里逃生的薛举哈哈一笑,对着唐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紧贴着唐方,带着唐方进屋。

趁着周围没人注意的时候,薛举悄声在唐方的耳边道:“兄弟,不是做兄弟的没有提醒你,你救过老子两次,所以老子冒死也要告诉你,这里面来了一个大人物,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但是兄弟你还是放弃吧,那大人物脾气十分古怪,好自为之。”

唐方心中一动,难道是重庆的那个军统的头头?正要发问,薛举早已经退后三尺,神情古怪,示意唐方不要再问。

到了大厅前面,远远地听到外面动向的张若龙已经迎了上来,见到唐方满脸堆笑,一副伪君子的模样,隔着老远就跟唐方打招呼:“唐将军,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此番西行,我已得知唐将军是收获颇多,我早已为唐将军向上峰请示,陪都那边对唐将军也是甚为满意,已经下了嘉奖令,正要好好的犒劳犒劳将军呢。”

唐方早已经被这些官场上虚假的客套烦透了,开门见山地道:“张将军,你应当知道我此行的目的,你让我替你办的事,我已经办好了,那我的人呢?”

“哈哈,”张若龙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道,“唐将军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我小妹眼光果然独到,没有看错人,来来来,将军一路辛苦,容在下为你接风洗尘,我们边吃边谈。”

果然,这群军统的人说胡不算话当然唐方也从没有把军统的人当成正人君子过,这个结果,他已经料到,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动怒,淡淡地道:“将军好客,唐某心领了,只是唐某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不便就留,将军把唐忆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双目四望,问道:“唐忆呢。”

张若龙神情微微有些古怪,这个时候,一个鸠衣喇嘛从屋里走了出来,生硬地道:“小徒正在闭关,不变见客。”

王仙峤双目死死地盯着他,这个鸠衣喇嘛,面容有些奇特,身材瘦弱,干枯地如同一只猴子,皮肤黝黑,看上去不像中原人世,倒像是南洋那边的人物,一双眼睛似闭似开,看不清里面的瞳仁。

王仙峤冷冷地道:“白衣黑衣?”

那鸠衣喇嘛微微诧异,上下将王仙峤打量一番,面色变得十分慎重,道:“中原多奇士,果然不假,你还是本尊来到中原之后,一眼看透本尊身份的第一人,应非名之辈。”

张若龙也是惊讶到了极点,道:“这位先生乃是我从南洋请来的得道高人,这位先生看来也是十分精通道术,不知道先生高姓大名。”

张若龙知道,在道门中,绝不能以貌取人,这王仙峤能够得到鸠衣喇嘛的高度评价,自然不可以等闲视之,所以对王仙峤以“先生”相称,以显尊重。

只是这时候,在旁的薛举有些神色不自然起来。

王仙峤油油的道:“我是你祖宗。”

“哈哈哈,这位小先生可真幽默,大家都别在这站着,里面请,我们里面慢慢谈!”张若龙乃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岂会为王仙峤一句不敬之语动怒,轻描淡写化解之后,便邀请三人进屋。

唐方知道,一时间,就算是把这院子拆了,恐怕也不一定能抢回唐忆,但是军统势力庞大,不到万不得已,唐方不想得罪,想了想,姑且看看这张若龙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之后,到时候,该武斗还是文斗,再做定夺。

广州市黄埔区红十字会医院预约挂号
梅州市人民医院
吉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青岛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九江看白驳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