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笛声大旱下茶叶减产普洱被狂炒价格难重返历史巅

2020-09-15 20:3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旱下茶叶减产普洱被狂炒 价格难重返历史巅峰

v:* {behavior:url(#default#VML);}o:* {behavior:url(#default#VML);}w:* {behavior:url(#default#VML);}.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st1:*{behavior:url(#ieooui)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mso-style-name:普通表格;mso-tstyle-rowband-size:0;mso-tstyle-colband-size:0;mso-style-noshow:yes;mso-style-parent:"";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mso-para-margin:0cm;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mso-pagination:widow-orphan;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ansi-language:#0400;mso-fareast-language:#0400;mso-bidi-language:#0400;}

由于干旱茶园里一片枯黄,减产已是必然。

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旱对美丽的云南造成了极大的损害。云南作为普洱茶的唯一产区,其受到干旱的波及也引起了人们的格外关注。同时,全国各地市场普洱茶涨声一片。很多人不禁会问,2007年的疯狂一幕难道会重演吗?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走访昆明等多地茶叶市场,并深入到云南三大茶区之一的临沧调查了解,与茶农、中间商和茶企负责人等多位业内人士进行深入交流,试图从源头到终端市场揭开普洱茶新一波涨价潮谜团。

茶区春茶减产60%

3月29日,临沧市云县茶房乡大垭口村,沈天军望着干枯的茶园,脸上写满了惆怅。这里本该是绿油油的一片,往年这个时候,都是一幅繁忙采摘茶叶的景象。他妻子还兴冲冲地背来了茶篓,但无奈悻悻而归。

这是全村最大的茶园基地,沈天军一家种了10亩。“以前,鲜叶就是1块钱一斤,我(春茶)都能卖个八九千块钱!”他告诉记者,但他家今年春茶面临绝收。而放眼望去,整个茶园都是如此。

“太干了!你看,有些还没发芽,发不出来;有些发了,也是干的。”沈天军掰开一朵茶芽给记者看。有多年种茶经验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还是头一遭。

不只是发不出牙,还有一些茶树因为水源不足而枯死。据茶房乡副乡长罗春祥介绍,大垭口村全村共有茶园1400亩,其中枯死面积加起来有300亩左右。

记者从临沧市茶叶办公室获悉,该市125.7万亩茶园全部受灾,其中茶园成灾面积58.6万亩,占总面积的46.6%,绝收(死亡)面积7.4万亩,占总面积的5.9%。预计春茶减产60%以上,全年减产25%以上。

“茶叶减产1.3万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5亿元。”临沧市茶办创新办主任李文雄表示,目前旱情仍在持续,如果清明节前后无较大降水,茶业损失将进一步加重。

市场外来茶商冷观涨价

减产必然带来价涨。

3月28日,云县新兴街集贸市场,不时有茶贩拉来茶叶叫卖。由于云县位居交通要道,该市场也因此成为临沧市乃至云南省的一个主要的青毛茶集散地,年交易额曾达到4亿元。据了解,青毛茶只是把鲜叶经过简单加工,足干后的青毛茶既可储藏或销售,也可进行“渥堆发酵”而转变为普洱熟茶。

“(青毛茶)价格比去年要高1倍了!”这是市场内几乎所有茶贩都如此回答。从事了10来年茶叶生意的当地茶贩严文典告诉记者,去年比较好一点的青毛茶只卖到15元/公斤,今年已经卖到了30元/公斤。

而且高价还买不到茶叶,据严文典估计,今年春茶减产在一半以上。今年他才收购了不到两吨,仅为往年的十分之一,他收购的茶叶主要提供给全国各地的加工企业。虽然春茶大量减产,但据严文典观察,并没有出现抢购的现象,“价格太高,都担心买来卖不出去!”

几乎在同时,茶叶终端市场也已“感应”到了干旱的刺激。

“我几天前来还是80元一公斤,今天怎么就90了?”3月25日,在昆明市雄达茶城的益康茶庄里,一位顾客大为不解。女老板有些难为情,“现在一天一个价!我们也没办法,您还是趁早买了吧。接下来还会涨的!”据她透露,零售市场的茶普遍涨了20%-30%。

但与市场两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间商显得颇为谨慎。严文典告诉记者,由于行情不稳定,他今年接到的订单不增反减,“现在来临沧的采购商不下100人,但基本都是在观望!”

茶企多数茶企未开秤

此外,原料涨价,茶叶加工企业感受到的压力无疑最大。记者在产区多个加工企业看到,本该忙碌的加工车间却空荡荡鲜见人影。“减产,没什么茶叶;还有,价格涨得高了,怕加工出来亏本。”茶房乡副乡长罗春祥说,当地的茶叶加工基本还没有开秤。

3月28日,云县最大的茶叶加工企业———澜沧江茶业有限公司,拥有一条10万吨原生茶饮料生产线,但今年入春以来尚未开动。

“青毛茶都卖到了36-40元/公斤,而且质量还不好。”澜沧江茶业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赵中虎解释说,公司原来计划3月27日开秤,但原料价格一直在涨,且量不充足,因此临时决定将开秤日期推迟。

据赵中虎介绍,该公司主要以生产原生茶饮料为主,目前正处在开拓市场阶段,定价无法随意变动。按照成本核算,只有当青毛茶卖到25元/公斤时,他们才有一定的利润。

对于有茶园的企业来说又是另一番表情了。作为最大的普洱茶生产公司之一,云南普洱茶集团拥有2.6万亩茶园,公司董事长郑炳基告诉记者,鲜叶和毛茶的涨价大大减轻了公司采摘成本所带来的压力,但茶园春茶减产高达三分之二。

“往年我这屋子里都堆满了新茶”,临沧云茶百象茶厂负责销售的陆文俊说,但今年摆在店里的新茶才几十斤,“现在涨价了,成品茶卖不动。厂里也不敢贸然生产,要等客户先下订单。”

分析疯狂行情短期难重演

很多人或许还记得,2007年上演的普洱茶疯狂行情一幕。当时,一饼普通的普洱茶都能卖到成千上万元,随便转手就能卖个更高的价钱,一些品种涨价甚至在10倍以上。但这场投机盛宴给大多数人带来的只是苦涩,一些投机商甚至因此而破产。这给之后的整个普洱茶产业带来了低迷和萧条。

如今,一场大旱触发了普洱茶涨价风,当年的疯狂一幕是否会再现?

教训惨痛行业日趋理性

谈起普洱茶,始终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便是2007年的疯狂炒作。临沧市茶叶市场的一位店老板告诉记者,当年,前来看茶买茶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来自韩国日本的买家。

价格飞涨,很多本地茶商也纷纷参与其中。“有些人把20年做茶叶生意的积蓄都投进去了,结果最后只剩下几屋子的茶叶!”据陆文俊透露,甚至有人因此而自寻短见。

“2007年带来的冲击很大,直接导致了行业的洗牌。”云南普洱茶集团董事长郑炳基表示。据他分析,很多企业因为参与炒作囤积茶叶而出现资金链条断裂;此后,整个普洱茶行业随之陷入低谷期,不少企业撑不住而倒下。

据他估计,普洱茶生产企业已经从最高峰时的数千家下降到一百家左右,“现在能正常生产的也就几十家”。行业低谷往往会导致行业大洗牌,普洱茶加工生产“大跃进”和疯狂炒作在得到市场的纠错后,这些良莠不齐的企业和炒家也随之被洗出了这个行业。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尽管大旱提供了炒作题材,但在经历了2007年的惨痛教训后,现在真正从事茶业的企业都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运作比较规范。在这次涨价潮中,众多茶商和茶企都表现得相对谨慎,参与炒作的可能性不大。

法国电影展映广州揭幕

2007年以前,作为茶叶中产量较小的品种,普洱茶市场容量不大,以及具有储存升值概念,为炒客们提供良好的条件。但时至今日,了解和购买普洱茶的消费者越来越多,市场越来越大,这对恶意炒作无疑起到了制约作用。

此外,即使今年春茶大减产,由于普洱茶的库存量仍较大,价格的上涨无疑会增加供给,这无疑又会起到平抑市场波动的作用。普洱茶产量在2007年达到巅峰,根据云南省茶产办的统计,该年普洱茶产量达9.9万吨。而2008年,这一数字很快下降到5.28万吨。

事实上,当时的普洱茶市场并不大,消费有限,不少都是被茶商和投资客所囤积。临沧云茶百象茶厂陆文俊告诉记者,他有一个朋友并不做茶生意,当年也买了10吨茶叶,到现在仍堆放在家里。

据他估计,当年几乎每个厂家都有囤积茶叶,多的上百吨,少的也有几十吨。虽然每年有部分升值空间,但由于进货价格高,仍有相当部分没有出手。

郑炳基也认为,经历2007年一劫后,普洱茶消费已趋理性。同时,2007年时很多投资客中已握有大量库存,至今未能消化,“普洱茶价格要回到2007年时,还要走几年时间。”

现状目前尚属恢复性涨价

很多人都认为,在2007年普洱茶的“大牛市”中,获利最大的是茶农。“有一种说法是,茶农把3-5年后该赚的钱都提前赚了。”临沧市茶办创新办主任李文雄说。

但无数经验告诉我们,农产品价格的大波动最终还是会伤到农民的。普洱茶亦然。

2007年4月20日,从广州芳村茶叶市场传来消息,“大益”7542生饼价格开始下跌,每件(30公斤)7542生饼的零售价从2.2万至2.3万元跌到1.7万至1.8万元。6月初,同一批次的“大益”茶价格跌破万元。此后一年间,茶价一路狂泻。

很多加工企业和茶商遭受重创,整个普洱茶行业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并在2008-2009年一度坠入深谷。“这两年里,种茶不赚钱。”李文雄给记者算起了账,毛茶只卖到7-8元/公斤,折合成鲜叶的话(加工一斤毛茶一般需要3-4斤鲜叶),只有2元/公斤左右。每人每天大概可以采20公斤,“也就是说只能卖40元,还不够付工钱的!”

这大大挫伤了茶农的积极性,有些茶区的劳动力选择外出务工了。“这两年价格太低了!有些茶农都在砍茶树了!”云南普洱茶集团董事长郑炳基说,而其公司也一度遭受着生产越多、成本越高、亏损越大的局面。

在郑炳基看来,从行业周期性来看,这种低价是不可能持续很久的。据他观察,事实上,在去年9、10月份干旱还不明显的时候,普洱茶已经在悄悄涨价了,一般品种涨幅都有20%-30%,有些甚至还有两到三倍的升幅。

显然,借助大旱的刺激,普洱茶的升势超出了很多业内人士的预期。“200不过尽管他被自己造成的后果吓得不轻7、2008年的库存消化得差不多了,该是触底反弹的时候了。”李文雄指出,干旱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短期仍有一定上涨空间

“价格还会上涨。虽然已经较去年涨了1倍多,但产量少,需求量大。”郑炳基3月30日在昆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刚从普洱市过来,产区原料价格还在上涨。据他透露,普洱茶集团全国直销专营店计划在4月提价。

不过记者3月28日在云县了解到的情况是,由于茶贩、茶商相对谨慎,毛茶价格已有见顶回落之势。“今天已经开始跌了,有的已经跌了3-4元/公斤。”当地茶贩严文典告诉记者。

但价格如何走,短期内还是天气说了算。“如果再干旱下去,夏茶、秋茶减产是必然的,更严重的是,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茶树枯死,那到时不仅今年大减产,往后几年也会持续减产。”李文雄说,因为茶树从补种到采摘至少要4-5年的时间。

3月底,云南普降小雨到中雨,但雨量小、持续时间短,很多地区仅仅是浇湿了地面,这对干渴的茶园仍无济于事。夏茶、秋茶是否减产的谜题仍待解。

不过,业内人士已经认识到了目前干旱对今后的部分影响。“大旱一场就相当于人大病一场,茶树要恢复到以前状态当然需要一段时间。”李文雄说。

长期消费市场正逐步扩大

记者发现,被采访的业内人士一致对普洱茶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普洱茶消费市场正在逐步发展扩大。“普洱茶知名度的扩大,还要感谢2007年那场涨价风波。”李文雄说,当年央视的几番“痛击”,尽管让大家看到了其中疯狂炒作的内幕,但也让更多的消费者知道和认识了普洱茶。

郑炳基对此非常认同。他说,普洱茶集团做过市场数据统计,2005、2006年时,云南本地有15%-20%的人喝普洱茶,广东有5%-10%,其他区域和城市喝普洱茶的人不到千分之一。

而2007年后,市场发生了变化。郑炳基告诉记者,2006年他去北京的时候,曾做过抽样调查,发现“一两百个人里面可能没几个人听说过普洱茶”,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有这种茶,喝的人也越来越多,“像北京,喝的人这几年应该从千分之一上升到了5%-10%”。

本埠动向

广州部分茶庄酒楼提前购货备用

“新茶还没运到广州,今年很多客户订货,有不少客户货款都打过来了,但我们还没货给到他们。”在广州芳村茶叶市场经营普洱茶多年的云姐告诉记者,今年该公司经营的某品牌普洱茶,新茶报价比去年上升50%-60%,而2008、2009年产的茶也在新茶的带动下翻倍。据云姐透露,该公司近期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增长50%。

云姐的客户主要是面对终端,比如酒楼、茶庄、二级批发商等,大多是自己消耗,“今年大旱,将云南很多茶树枯死了,而一株茶树重新种下到生长、产茶,至少需要三年。”据介绍,出于对未来两三年普洱茶行情看涨的预期,广东部分消耗茶量大的酒楼、茶庄,现在也提前大批购货,“部分客户今年采购量比往年增加1-2倍。”

在广州芳村茶叶市场,普洱茶价格也变成“海鲜价”,天天不同。有市场风向标之称的勐海茶厂出产的大益茶,其中7562、7542等型号去年批发价1500元-1800元/件,这几天价格上升到2200元-2800元/件,2009年第一批次的大益茶更是升到3000元/件。据悉,芳村市场内的两家大益茶门店近期车水马龙,一辆辆装满大益茶的货车连夜卸货,许多省内的茶商蜂拥而至要拿货。一位老板对媒体说,他每天出货几十件,最多时近百件,其中东莞买家最厉害,一车车来拉。

普洱茶上涨势头明显,部分商家惜售心理加重。“我现在不急着抛售,公司资金链还充裕,不急着套钱。”昨天,广州茶商许先生表示,去年他判断普洱茶已跌到谷底,于是购入两批货,“想不到今年行情大涨,全部翻倍。”据透露,其购入的300件古树茶,去年采购价150元/饼(400g),现已上涨到300元/饼;另一批茶,原价300元/饼(600g)今年已涨至600元/饼。许先生预计,未来两三年,由于人工、减产等原因会继续推高普洱茶,因此在公司资金链还不紧张时,他会继续藏而不售。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有部分茶商对持续上涨的普洱茶前景并不乐观,持币观望情绪浓。宏裕茶业老板邓发认为,要炒高茶叶价格需要整个行业共同推动,而且还需要有大量货源,“如果像今年这样,连货都拿不到,很难炒”。此外,价格主要跟着供求变化,2007、2008、2009年每年都有库存,尤其是2006、2007年在广东库存量很大,“市场有需求,原有的库存就会释放出来,若供需不紧张,又怎会炒得起来?”

每年对茶叶消耗量大的广州酒家集团也认为,“普洱茶上涨幅度不会很大。”该人士分析,目前到该酒家饮茶的消费者中,有30%人选择普洱茶,然而消费者对普洱茶的忠诚度并不高,“喝乌龙、绿茶、寿眉、单枞等的占大多数。”其次,干旱会令普洱茶价格上涨,但升幅有限,“原因是市场存量充足。”

小孩拉肚子不能吃什么食物
宝宝不爱吃饭是积食了吗
小孩子消化不良的症状
六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