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苹果被指文字游戏玩的太差了

2019-12-10 11:58: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苹果被指文字游戏玩的太差了

席勒失态

就在三星为Galaxy S4举行盛大发布会前一天,苹果营销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接受了路透社的采访,并出现了科技博客Daring Fireball撰稿人约翰·克鲁伯(John Cruber)所谓的“非受迫性失误”(unforced error):

“我们本周听说三星Galaxy S4将采用已经发布将近一年的操作系统。用户不得不等待他们更新系统。”席勒说。

但那并不准确,克鲁伯纠正道:“事实上,Galaxy S4将采用Android 4.2.2,也就是最新版本的系统。不知道席勒为什么仅仅根据传言就做出那番评论。”

可以想见的是,三星此时此刻肯定在窃喜,因为这篇报道被《华尔街》和彭博社广泛转载,而彼时距离Galaxy S4正式发布只有几个小时。然而,Galaxy S4最终采用的却是刚刚推出一个月的Android版本。

事情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其实早在席勒的说法被证伪之前,外界对他这番“炮轰”的反响便一边倒地偏向负面。他们都批评苹果已经开始转攻为守。

但果粉却不禁要问:难道这不是双重标准吗?三星难道没有在广告中批评iPhone过时吗?难道没有嘲笑苹果用户不是邪教徒就是老人家吗?三星难道就不是在防守吗?凭什么三星这种心胸狭隘的广告被视为乐趣无穷、创意十足,而席勒略失气度的几句话就被称作“转攻为守”呢?

是的

,苹果的确被人施加了不同的标准。虽然苹果曾经是前景不明的挑战者,但现在却早已变成了“老大哥”。几年前,他曾经凭借“I’m a Mac,You’re a PC”广告无情地嘲笑了微软,但肆意抨击老牌企业的时代已经结束。由于苹果已然成为业界翘楚,它已经不能再随意炮轰竞争对手了,尤其是当这种讽刺挖苦毫无幽默感可言,甚至最会被证伪时。

滥用词汇

席勒的失态只是一个小插曲,很快会被忘却,但却让我不得不想起长期以来被苹果高管用滥的另外一些词汇:在探讨自家产品和业务时,苹果高管总免不了使用“不可思议”(incredible)、“伟大”(great)、“最好”(best)这几个词。

当然,口说无凭,必须要有数据为证。着名质量管理专家爱德华兹·戴明(W. Edwards Deming)曾经说过:“只信数据不信人,除非你是万能神!”所以,我从财经站Seeking Alpha上下载了五份苹果财报会议的实录,展开了细致研究。

我用Page对过去五次财报会议进行简单的分析后发现了如下数据:

——在这五次会议中,我发现“不可思议”分别出现了7次、9次、9次、11次和9次。可以通过以下界面了解词汇所在的上下文:

“不可思议”出现次数  ——“惊人”(tremendous)以各种形式出现了12次。

——“神奇”(amazing)出现了8次

——“强大”(strong)出现了58次。

——“令人激动”(thrilled)出现了13次。

——“疯狂地专注”(maniacally focused)出现了2次。

——另外,“伟大”出现了70次。大约有一半以上带有最高级的意思(例如“伟大的产品”、“伟大的进程”)有些无伤大雅(例如“前景更明了”)。当然,还有一些与“伟大”并无关系,例如有6次源于“大中华区”(Greater China),如下图所示:

6次greater源于“大中华区”(Greater China)  无论是不是“大中华地区”,总之中国被提及了71次,比其他国家高出很多,例如韩国只有1次,日本6次,欧洲12次。

另外,我还统计了苹果高管对其他公司及其产品提及的次数,例如Android有4次,谷歌0次,Facebook 4次,三星2次。

下面再来看看一些“悲观”词汇:

——失望0次。

——疲软7次。其中有6次来自“美元疲软”,另外一次来自“PC市场疲软”。作为比较,58次“强大”中只有五六次来自美元走强,其他部分则来自“iPad销量强劲”。

——糟糕0次。

——失败0次。

——iMap 0次。

我们的分析还可以继续,但还是用“更多”(more)和“更少”(less)这两个词的对比来结束把。除去以less作为后缀的单词(例如wireless),二者的对比极其不平衡:“更多”与“更少”出现的比率大约为28比3。

弊端显现

有人或许会反对,使用乐观的词汇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但这并不仅仅事关情绪乐观与否,还关乎语言的夸张和滥用。“不可思议”说得多了会让人真的认为“不可思议”,从而产生怀疑的情绪。“疯狂地专注”在会议这样的场合完全不得体,甚至有些粗鲁。

当语言匮乏时,听众也会对说话的人失去信心。苹果已经失去了控制权,必须要由他人来对它做判断。这是一场文字游戏,而苹果的历史表明,他并不擅长这种口头对抗。

克鲁伯在另外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只不过角度有所不同。他说:“让苹果衰落的愿望太过强烈,以至于说着说着就变成了现实,反例都被人们视而不见。事实之所以成为事实,只是因为人们希望它是事实。人们之所以大喊‘国王已死;国王万岁’并不是因为国王真的死了或是让贤了,而是因为他们受够了国王,希望举行新的加冕礼。”

我也认同这种观念,但埋怨媒体基本没有什么效果,千万别找错靶子。媒体也有自己的侧重点,他们多半会转向娱乐,而放弃公正的立场(详细信息请参见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所着的《娱乐至死》)。即使苹果不给他们提供抓人眼球的有趣信息,他们也会从别处寻找,甚至是从传言或无意识的感慨中寻找。

改变模式

无论是抨击对手、指出对手的缺点,还是吹嘘自己的成就,最好的办法都是通过媒体枪手来实现。企业可以通过第三方数据达到贬低对手或抬高自己的目的,既可以直接聘请顾问,也可以通过公关公司来实现。这并不仅仅存在于理论层面,我曾经担任过这样一家公司的董事,他们的措施就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另外

,公关公司还拥有一些特殊权利。我曾经问过一个朋友,他所在的那家令人尊敬的报纸,怎么能够允许发表倾向性如此明显的文章,用赞扬的口吻描述对微软研发中心的参观过程。“搞关系,这都是为了搞关系,目的是下次能采访到鲍尔默……”

现在,再来看看弗兰克·肖(Frank Shaw)为微软做出的贡献。他总是不断在Twitter、官方博客和各种渠道上发表内容。顺便问一句,有谁知道苹果的官方博客在那儿?

很多人认为,苹果并没有借助这些工具和策略

,但依旧实现了今天的地位。但事实并非如此。伟大的领袖本身就是一台宣传机器,拥有一个很小的关系络,涵盖了各种令其信任的媒体朋友。乔布斯的种种不合常理的行为也因此得到了豁免权,只不过,随着他的辞世,这种豁免权也随之过期。

在去世前,乔布斯曾经告诫苹果高管,要按照他们自己的方式思考,不要试图猜测他有可能怎么做。或许苹果高管是时候重新思考他们的做法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控制别人对苹果的看法。要么采用传统方式,让数据说话;要么就挺身而出,参与到文字游戏中。席勒上周所犯的错误显然不属于任何一种。

最后再说一句,在三星Galaxy S4发布后的两个交易日中,苹果股价分别上涨1%和2.58%。席勒原本可以什么都不说,让市场自己做判断,毕竟,借别人之口批评Galaxy S4的不足才是上策

武汉黄浦中西医结合医院在线咨询
贵州看癫痫去哪个医院
治疗白癜风医院郑州哪好
黑龙江男科
芜湖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