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369章

2020-01-29 16:02: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369章

“市长,王艳春同志的老公患有精神病,可能是刚才又发病了。”贾灿阳见陈兴看向他,忙不迭解释了一句,想了一下,又道,“王艳春同志是我们镇里负责群众工作的,她在乡里人缘也好,做群众思想工作是一把好手。”

陈兴略微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这时候徐庆年反倒是笑着插了一句,“女同志比较细心,做群众工作还真的会有一定的优势。”

因为出了这个小插曲,气氛倒是活络了许多,有人提到刚才那个农民张口就敢直接大喊王艳春,说明王艳春在基层农民中从来没端过架子,得有这种心态才能做好群众工作。

小插曲终归是小插曲,一行人也没过多谈论王艳春,倒是荷叶镇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副镇长,让人有些意外,其实要不是刚才经那农民一喊,还真没人去注意一直夹杂在随行人群当中的王艳春。

副市长马林平盯着王艳春的背影多看了几眼,眼里有些不一样的光彩,他以前来荷叶镇视察农业试验区时,一直没注意到王艳春,没想到这穷乡僻壤里竟有这么一朵娇艳的鲜花,对于市领导当中唯一一个民主党派人士的马林平来讲,他的仕途上没多大进步空间,上进没希望了,自然是会把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马林平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在农业试验区的考察到中午,一行人就在镇上解决午饭,都是些农家的土特色菜,对于应酬都是出入高档酒店的大多数人来讲,难得吃上正宗的农家菜,席间,赞不绝口的声音就没停过,陈兴也吃得津津有味,连连称赞。

下午,陈兴一行结束考察,返回市里。

在办公室还没把屁股坐热,陈兴就接到了黄明的,邀他晚上一块吃饭,看了下时间,也已经五点多,陈兴索性就提前离开,来到金都酒店。

黄明还是嘻嘻哈哈的一张脸,一旁的卢小菁脸上则是多了几分忧愁,夫妻俩看到陈兴过来,黄明拉了拉还在出神的妻子,走上前去。

“你现在整天呆在南州,也不把你爸妈接过来?”陈兴看到黄明,笑着问了一句,他跟黄明的父母也很熟,以前还读高中的时候,没少到黄明家里去玩。

“我倒是想把他们接到南州来享福呢,可是他们不来啊,说是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连个窜门的邻居都没有,还不得无聊死。”黄明摇头笑笑。

夫妻两人把陈兴迎进专用的贵宾包厢,黄明跟陈兴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再加上今晚请陈兴过来也是有事,双方一坐下,黄明就在妻子的眼神催促下开口道,“陈兴,今晚说是请你来吃饭,其实还是有事。”

“我就知道宴无好宴,你的饭没那么容易吃。”陈兴笑了笑,“说吧,什么事。”

“是谭芳的事,这些天我们一直都在关注案子的进展,也跟路鸣了解过几次,现在我们是相信公安局没乱抓人了,不过……”黄明说着看了妻子一眼,神色也是略微无奈,“谭芳毕竟在金都酒店工作很长时间了,在小菁眼里,谭芳更是像姐姐一样,这次谭芳出了这样的事,最后如果真的要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谭芳的话,谭芳的后半辈子就毁了,小菁是希望能不能通过关系把这事给私下摆平了。”

陈兴听完黄明的话,眉头微皱了一下。

“陈市长,那个郑光福本来就是死有余辜,就算谭姐没下毒害死他,法院肯定也会判他死刑的吧,不能把所有都算在谭姐身上,郑光福一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拍手称快,谭姐其实还是在为民除害呢。”卢小菁在丈夫说完之后,也跟着迫不及待的开口,站在她的立场,自是要极力的为谭芳说话。

“郑光福即使该死,那也是由法院审判,最后由国家执行死刑,要不然还要法院干嘛。”陈兴笑着摇头,“你没看我们的公安干警在抓捕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时,除非是遇到剧烈反抗,不然也都不会开枪的。”

“说是这样说,但谭芳这件事,我们可以区分开来对待嘛。”卢小菁恳求的看着陈兴,“陈市长,如果您肯出面,相信能让谭芳免除牢狱之灾的。”

陈兴怔怔的看着卢小菁,这卢小菁说话还真够直白的,习惯了官场里面讲句话都要弯弯绕绕的陈兴,这会听了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他也没啥好去计较的,卢小菁是体制外的人,又心急谭芳的事,着急也是正常。

陈兴此刻也是颇有些苦笑,尽管知道所谓的公平法律下藏着很多黑暗的一面,但他仍一直在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也许很可笑,但若是连他们这些当权者也失去了信心,那以后还谈何进步和改革的希望?一个公平的法律环境和完善的法律制度并非一朝一夕可以促成,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正需要他们这些真正希望能建立一个更加开放透明和更加法制的年轻官员去为这一目标努力。

但陈兴也不能否认,在当前国家的大环境和背景下,还有一句话同样是让人耳熟能详,那就是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

“陈兴,要是不好办的话,那你也不要为难自己。”黄明瞅了瞅陈兴的脸色说道,话一出口,黄明就险些痛呼出声,桌底下,卢小菁那两根拈花指已经跟他大腿来了个亲密接触,一百八十度的拧了过去。

“这事你们先找路鸣,让他去办,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陈兴看了黄明夫妻俩一眼,最后说道。

“陈市长,那路局要是为难的话,我们可就说是您的意思了。”卢小菁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陈兴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卢小菁要是来混官场,估计混不下去……

黄明在人情世故上比卢小菁老道很多,看着妻子的表现,黄明也是苦笑,对陈兴歉意的耸了耸肩,谁让他这个当老公的是妻管严,在妻子的‘严刑’招呼下,只能答应立刻就请陈兴过来关说这事,他对谭芳没那么深厚的情感,抱着能帮就帮的态度,不能帮也没办法,妻子则是铁了心要把谭芳捞出来。

谭芳的事,陈兴并没有过多放在心上,他既然已经开了口,那么,由路鸣出面的话,卢小菁同样能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结果,陈兴并不想直接插手这事。

翌日上午,陈兴如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

办公室里,黄江华正在亲自打扫陈兴办公室的卫生,这些事情其实已经不用黄江华做,陈兴说了几次,黄江华仍是很勤快的在做这些,陈兴也就没再提过。

“市长,我昨天约那李亚军出来谈了一下。”黄江华见陈兴进来,手头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怎么说的?”陈兴对此事很关心,示意黄江华过来详细说。

“李亚军说大暴雨的那天晚上他确实和贾正德在农家乐喝酒,对了,还有个人,市长您听了一定感兴趣。”黄江华笑了一下,有意卖了下关子,不过见陈兴看过来,黄江华也知道卖关子要把握好分寸,不然只会适得其反,赶紧又道,“李亚军说那晚上的饭局是鼎进船务公司老总谢志庆请的,对方主要是宴请贾正德,他算是作陪。”

“鼎进船务公司?”陈兴寻思了一下,黄江华这么一说,他就有印象了,和周知进正在查的走私案有关,涉事走私船只正是这家公司的,而以前打私这一块是由贾正德分管的,此刻黄江华有意强调了一下,陈兴当然明白黄江华话里的潜意思,只不过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黄江华也不敢乱说罢了。

陈兴没说话,让黄江华继续说下去。

“李亚军说当时酒桌上还有三个陪酒的女生,据说还都是谢志庆从南州大学找来的在校学生,当晚饭局散了的时候,他和贾正德一人带着一个女的到同一家酒店开房,谢志庆则是没跟他们一起。”黄江华又道。

“你有没有提出让李亚军站出来为他自己说过的话证明?”陈兴若有所思。

“我问了,他不肯。”黄江华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昨天和李亚军接触下来,黄江华也能理解李亚军的想法,他可以私底下嚷嚷,作为他心里不甘的一种发泄,毕竟上面让他主动辞去副区长一职,李亚军不甘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一个将来可能还有上升空间的干部来说,这种打击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李亚军这几天到处嚷嚷着那天晚上的事以此来表示事情不公平,这种做法,未尝不是李亚军试图向贾正德要些筹码和好处的一种倒逼行为,真要让他公开站出来证明,那等于是彻底将贾正德得罪死了,严重一点说,也会得罪葛建明,李亚军不肯也是正常。

“那天晚上跟他们去开房的两个女学生,能找得到吗?”陈兴再次问了一句。

“我正安排人去找,确认是南州大学学生的话,应该不是很难找。”黄江华说道。

“嗯,找到的话,做做她们的工作。”陈兴说着看了黄江华一眼,对方应该明白要怎么去做。

两人只是谈论了一下此事,黄江华继续忙碌,陈兴今天下午还要到省政府开会,早上有些资料要提前准备。

九点多的时候,市教育局局长马朝安就来到陈兴的办公室,马朝安此次前来还是为了上次提出的给教师涨工资的方案,陈兴给打了回去,马朝安回去后也着实是让人费了不少心思重新调研,拿出一个更为可行的方案。

“市长,这是您上次要求要重新编写的方案,得到您的亲口批示后,我回去也在局里开了会议,组织了大量工作人员到各个学校去实地调研,这次重新编写过的方案。”马朝安将文件递到了陈兴心上,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但心里却是早就在骂娘了,为了给教师涨工资,他这个当局长的却也是劳心劳力,他娘的,还有哪个局长当得他这么敬业?毕竟教师涨多少工资,也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不是。

教师的工资涨了,人家也只会夸国家的政策好,对教师越来越重视,没谁会对他这个教育局长感恩戴德,瞧他这是费的哪门子劲呢。

陈兴接过文件,并没有立刻看,给教师涨工资他是不反对的,也并不只是市教育局提交了文件上来,下面的县市,有些经济比发达的,同样也会在自己辖区内给教师涨工资,这部分钱是由县市财政自己承担的,不过最终还是要报上来市里审批就是了,一般只要县市的一二把手都签字同意了,到市里基本上也会通过,陈兴更不会反对经济条件好的县市给辖区教师涨工资。

不过教师收入差距却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当然,这也得考虑到不同地区经济消费水平不同的问题。

同样是在编教师,南州市区的比星华县这种贫困县的教师收入就要高出一大截,但市区消费水平高出星华县太多,这个指标同样也得衡量在内。

“上次有人反应一些贫困县的乡镇连教师的工资都拖欠,虽然这种现象不多,但我们也不能无视,市教育局应该多关心一些偏远山区的教师生活状况,不要让他们寒心。”陈兴看着马朝安说道。

“我们局里领导班子会带头多下去了解了解,针对偏远山区,还有一些因为家庭、疾病因素等各方面原因生活比较困难的教师,我们会拿出一个妥善的补助方案。”马朝安郑重道,市长关心的事,他这个局长没理由不郑重,即便心里觉得无关紧要。

陈兴点了点头,大致翻了一下马朝安递上来的文件,陈兴也懒得再去问马朝安有没有先跟分管的副市长曾高强汇报,看出来教育局在上次被他打回后,这次确实是认认真真下了功夫,陈兴大笔一挥,也给签了字。

马朝安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临近中午,陈兴下楼准备在机关食堂吃午饭,还没走到一楼时,后边急促的高跟鞋声音就蹭蹭传来,陈兴还没回头去看是谁,对方就险些撞到他身上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一下。”女子声音颇为焦急,低着头就要匆匆赶路。

陈兴只是瞥了对方一眼,微微愣了一下,这不是那个……那个谁来着,陈兴一时叫不出名字,但他认出是星华县荷叶镇那个让人印象颇为深刻的女副镇长,一个小镇里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副镇长,让人印象不深刻都难。

芮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确山县人民医院
贵阳治癫痫哪些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徐州专门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