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逆乱战神 第二两百零五章 痴情男子

2019-10-12 19:4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二两百零五章 痴情男子

长风起,玄琴那一头黑色长发飘了起來,无暇的白色长袍,迎风猎猎作响,他依旧如磐石般,不曾动摇,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玄琴百思不得其解,他就像走进死胡同的人,前路已断,至于后退,他从未想过,

他叹了一口气,缓缓静下心來,对岸越來越近,他的心也越來越平静,他相信离开冥天河,他的心情或许会好些,

对岸,寸草不生,被赤火煅烧过魔土裂开了无数道裂痕,极度干燥的大地上,能看见零星的断骨,还有残缺骸骨,

荒,还是一样的荒,一点都沒有变,

这就是玄琴的第一感觉,他已经收回了穿云梭,徒步走在这片魔土上面,冷双颜与慕容嫣紧紧跟在他身后,

荒凉的魔土,他们走的很远,像是行走在世界的神灵,纯净的不染一丝杂质,

赤风悠悠席卷而下,远处倒映出一座古城,一座繁华的古城,

“这鬼地方竟有一座古城,”冷双颜眼眸看向那片投影,目光略显呆滞

,

玄琴面露疑惑,那双漂亮的眸子有些发亮,像是夜空上的璀璨明星,“这有些不真实,普通人是无法存在这里的,”

“难道我们现在看的一切都是幻境,”冷双颜又问,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

慕容嫣轻笑,那两道毫不退避的眸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玄琴:“应该是他來了,”

“他是谁,”

“你进去不就知道了,”

玄琴笑了笑:“看來我一个外來人,对你们这个世界的认知,是永远无法和你们相比的,”

“那当然,”慕容嫣露出了骄傲的笑容,她的笑,让她看起來更加高贵,

玄琴三人的步子加快了,以他们的速度很快就可以到达古城,古城内又是怎样一番景观呢,

苍凉的风吹过,旋风卷起的尘土拍打在城门上,钢铁铸成的城门,已是锈迹斑斑,

玄琴推开了它,三人缓缓走來进去,

通向四面八方的古街道布满了青苔,两旁不算豪华的宅子已是破旧,原本喧哗的古城哪里有人影,除了赤火依旧什么都沒有,

玄琴脸上露出了笑意,他笑是因为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孤独的人,一个爱喝酒的人,

有的人即便颓废不堪,但看起來仍然有种锐气,他们就像是沉睡的狮子,同样沒人敢招惹,

但玄琴就敢招惹,因为他是比狮子还要厉害的神,所以他带着两人笑着走了过去,他又笑着道:“这是你的内心世界,”

“嗯,”这个人喝着酒,随口说道,

“那我为何看不到原本的喧嚣繁华,”玄琴边笑边看着他:“难道你的信念已成灰,”

“嗯,”

玄琴摇了摇头,缓缓叹了一口气:“你的幻术很高明,你的内心不该描绘出这座死城,”

男子一愣,杯中的酒水已倒满,缓缓流了出來,片刻后,他又回神过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仿佛沒有看到眼前的几人一样,

自顾自的喝酒,他的世界好像一片漆黑,他的世界当然一片漆黑,永远都沒有日月之光,

他失去了至爱的人,失去至亲的人,也失去了以往的欢声笑语,他失去实在太多,

那满城的笑语是他记忆深处片段,破败的古城代表着他的信念成灰,还有那无穷的杀念,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他痛苦,所以他嗜酒如命,他只是想借酒麻痹那颗麻木不仁的心,

他还要杀人,杀那些不想杀的人,更加可笑的是,他还在为他想杀的人做事,沒有什么能比这更加痛苦,

也许是醉了,这一刻的他,终于有了一点表情,他抬起头看着玄琴,看着他身后的两人,

“你们终于來了,”男子的语气冷漠的可怕,

玄琴轻笑,他在沒有经过男子的允许下,直接坐到了他的对面,那修长的手指也拿过了他的酒壶,顺带着酒杯也一起拿了过來,

“夏如雪叫你过來截杀我们,”玄琴问,这只是一个猜测,他也不敢妄加判定,

“嗯,”男子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夹带着一股杀意,

玄琴倒了一杯酒,手里拿着酒杯,眼睛看着与他对视额男子,沉默了片刻,他又摇了摇头,

“你既然那么恨他,为何不杀了他呢,”

“我不能杀他,我也杀不死他,”

“这个回答有点矛盾,”玄琴笑了笑,举过酒杯,将酒水一饮而尽,又笑眯眯的看着他:“但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理由,”

男子看着玄琴不语,他伸手从他那里拿过酒壶,对着酒壶直接将酒喝了下去,

看着他嗜酒到如此程度,玄琴不禁笑了笑:“你來此,应该不只是杀我那么简单吧,”

酒壶内的酒水终于沒有了,男子这才抬起头看着玄琴:“你说的很对,我來此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给我一个理由,”

男子低着头沉默了,长发遮住了他的脸,但他的脸一定是苍白色,

过了片刻后,他才缓缓抬起头,缓慢的动作,竟然像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人更加颓废,

“很多年前我就想杀他,但我不能,因为我至爱的女人死前曾告诉我,这一世我都不能找他复仇,”

他说着,轻轻一笑,笑得非常苦涩:“非但如此,她还对我说,这一世我都必须辅助他,”

冷双颜看着他,露出了十分罕见的神色:“她是夏如雪什么人,她又如何能让你做到这一切,”

“他们是师兄妹,她是我至爱的人,她死后,夏如雪杀光了我族人,整座城除我之外,无人能幸免,”

男子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这种大恨又岂非滔天可诠释一切,这种恨不死不休,至死不渝,

玄琴道:“那你还帮他杀人,”

男子苦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但他沒有回答玄琴这个问題,

他叹了一口气,又笑着道:“我死后,把我躯体葬在海域,我想看到大海,还有帮我杀了他,替我族人完成这个心愿,”

玄琴道:“你就那么确定我能杀了他么,”

“确定,因为他害怕你,害怕你杀了他,蓝雪枫便是他请來杀你的,”

“也罢,那我就答应你,至于我能否做到,那就看天意了,”

“相信你一定能,”男子忽然淡笑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你说,我听,”

“我叫无名,”

玄琴沉吟着,而后沉声道:“这个名字很不错,”

“感谢,”

无名说完笑了笑,强大的生机快速流失,头发开始逐渐变白,片刻后,已是满头银发,他的腰也弯下去了,像个年迈的佝偻老人,

他缓缓倒下去了,他死了,自断生机而死,

据说这种死法是世界上最难受的,而他却毅然选择,

这个男人心中承载了太多痛苦,或许只有死亡才能给他赎罪,也只有死亡才能掩埋那颗仇恨的心脏,

古城开始逐渐变淡,最后连同男子的死,一并消失,

冷双颜看着男子的尸体,叹道:“他这一世活的太凄惨,死亡或许是他最好的解脱,”

慕容嫣叹了一口,忍不住感慨道:“想不到他就这样死去了,只可惜,他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玄琴再一次踏上了征程,心中却在思绪:爱上一个错的人真的就可救药么,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的典故,

海风起,赤浪如潮,海水轻打在前行的穿云梭,两旁的湛蓝的浪花泛起了鱼白色,

海面上,那些娇羞的鱼儿不停跃出水面,又调皮的摆动尾巴,往深水里钻,

他们走过了荒地,走出了那片了无人烟的地方,又來到脚下这片未知的传奇海域,

海域上仍未见到其他行人,天空上除了赤色的火云,还有那奔跑的幻雷兽,根本无一物,可谓一贫如洗,

海面上又吹起了风,风连带着少许海水吹在他身上,

玄琴一身白色长袍溅起了晶莹水珠,他笑着看着两人,用手轻轻拂去还未侵透的水珠,

“我们三人就像旅行者,我现在有点怀疑烽火炼狱,是否真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冷双颜看了他一眼,又轻轻道:“安静其实比不安静更加可怕,安静往往被喻为风雨前夕,”

玄琴笑了笑,并沒有去否认,他知道她说的也是事实,

风暴前夕不正是这样的么,

慕容嫣沒有说话,她坐在穿云梭另一头,用晶白如玉的手掌撑住了脑袋,那双漂亮的眼睛不时的瞟一眼玄琴,

一个男人最迷人表情应该是笑,一个笑的认真的男人一定是最吸引女人的,

那么一个最出色男人,笑着最认真的笑容,那么他又会是怎样一个人,

赤色光芒洒在她脸上,也洒在玄琴背影上,她看着玄琴的背影,她感觉自己眼睛有些迷糊,

这种感觉就好镜中花,水中月,即便她眼睛已经睁得很大,而这种感觉,依旧挥之不散,

船儿悠悠,她用空闲的一只手拨了拨水中浪花,浪花溅了她一身,手上也传來一阵刺痛,当她再次看向水中时,她的脸色泛起了苍白,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价格
广州建国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看病费用
广州建国医院预约专家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费用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