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鹤舞月明 第三〇一章 好运峡谷

2019-12-04 18:3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三〇一章 好运峡谷

更新时间:2o-o4

第三〇一章好运峡谷

“呼延芝,命令。每名金丹,今晚之前设计出一条6华维进攻嘉甘沟的路线,无论多么不靠谱,必须按时、独立完成,否则军法从事。嗯,以5oo人的兵力为准。”

公孙愚太清楚了,像6华维这样的老牌战将,绝望之下的爆力,将会十分令人恐怖。

“是!”

呼延芝习惯性的起身应答,也不落座,直接向门外走去。

虽然只是找到一条行军路线,远比拟定一份作战计划简单,但对于战部的大多数金丹而言,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她需要尽快把命令传达下去。

“独立完成?军法从事?公孙将军知道自己地形不熟、思维受限的劣势,想集思广益,用下面金丹的大胆想法启自己的灵感。他们没受过战将训练,被逼无奈之下,和6华维的心情倒有几分相似。公孙将军,真是厉害!”

呼延芝心中嘀咕,对公孙愚的自知之明佩服不已。

一般的战修,即使个人修为是金丹,也是普通的战修,最多是高级的战修,和战将关系不大,战将,不仅仅是制定作战计划,熟悉战阵的变化,口中吆喝着指挥战斗那么简单。

历史上确实有人,在战斗中完全靠自己的感悟而成为赫赫有名的战将,但这样的天才人物,华夏大6几万年的历史上,加起来也不过两位数,他们无一不是一段传奇,成长的轨迹,迷雾重重,根本无法复制。谁也説不清楚其中的因果,只好归之于天纵奇才。这种天生异数,参考价值不大。

战将,有专门的战将功法,要经过长期专门的训练,一般的修士,很少有走战将这条路的机会,也没有这个兴趣,自然,也没有这个可能。

公孙愚逼迫下面的几百名“小白战将”去异想天开,当然比他自己胡乱琢磨有效率的多。

公孙愚和呼延芝都很清楚,説起异想天开,他们这样从小接受严格训练的“学院派”正规军,和下面的“土八路”比起来,差的不是一diǎn半diǎn。

而异想天开,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对这一diǎn,令狐侠有深切的感受。

……

“噗通!”

小心翼翼的操纵着落阳剑飞行的令狐侠只觉身上莫名传来一股巨力,落阳剑一阵剧烈的摇晃

,再也不受控制,他又一次重重的摔在地上。

“真他妈疼,唉,要是和老凤一样法体双修就好了,至少抗摔。”

令狐侠索性也不起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摸出酒葫芦喝了几口。

从两丈高的空中摔在地上,令狐侠只来得及一个翻身,屁股着地,不过这一次他运气不好,屁股正好撞上了一块尖尖的小石头,虽然臀部多肉,金丹真人肉身也远比凡人强大,仍然疼得他呲牙咧嘴。

“这好运峡谷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再来!”

略作休息,令狐侠咬牙站起身,揉了揉高高肿起的屁股,慢慢的捡起旁边的落阳剑,食指一diǎn,落阳剑光华一闪,变成三尺多长,令狐侠趴将上去,左手掐诀,落阳剑再次晃晃荡荡的飞了起来,不过度之慢,和普通人散步差不多,高度也降到了一丈。

令狐侠,是真的摔怕了。

大概一年之前,令狐侠来到甘园境,决定利用甘园山脉的禁空效果,来感悟空间之力的变化,修炼自己的凤舞九天诀,同时躲避“孔雀翎家族”可能的追杀。

从乌苏境到甘园境,倒也一切顺利,但进了甘园境,令狐侠现,自己想安安静静的修炼,大非易事。

甘园山脉主脉,危机重重,诡异难测,令狐侠知道自己的斤两,不会想去主脉修炼。就是支脉,他一个外来修士,人生地不熟,又是孤身一人,也不敢深入,只能在边缘地带修炼。

但就是边缘地带,合适的地方也不好找。令狐侠是要借甘园山脉的禁空效果感悟空间之力的变化,可不是找个隐蔽的山洞,安静的打坐就可以的,他要在不能飞行的地方飞行。可以想象,人多的地方,风险太大,人少的地方,自然都是没人愿意光顾的穷山恶水,危险也不小。

令狐侠犹豫再三,选择了在甘园境大名鼎鼎的好运峡谷,作为自己的“潜修之地”。

好运峡谷,像一条细细的腰带,沿着嘉山山脉和甘山山脉,几乎是绕着嘉甘沟转了一圈,以好运峡谷为界,峡谷附近,禁空效果最强,峡谷两面,禁空效果渐远渐弱,终至于无。

好运峡谷,并不能给人们带来好运。

好运峡谷附近的山峰之上,禁空效果虽强,但好运峡谷之中,却是混乱无比,空间之力变化无常,灵力乱流随处可见,经常是三步一小变,五步一大变,修士进入其中,想要安然无恙并有所收获,需要足够的好运,是以甘园境修士称之为好运峡谷。

当然,如果你的运气好到逆天,好运峡谷之中,也有令人眼红的好东西。

令狐侠,想赌赌自己的运气。

他的运气一般。

他赶到陈仓要塞,小做补给,就潜入好运峡谷之中,慢慢试着在峡谷中“飞行”,可惜,尽管凤舞九天诀很是不凡,半年过去了,令狐侠,仍然没有成功飞起来一次,倒是碰上了一头三阶穿山甲。

穿山甲皮糙肉厚,行动迅捷如风,就是在甘园山脉之外,也不好对付,好运峡谷之中不能飞行,连落阳剑也不能指挥如意,令狐侠应付起来,倍感艰难,与之缠斗了一月有余,竟是处于下风,情形极为狼狈。

令狐侠无奈之下,只得绕过这只倔强的穿山甲,远离它的领地,向好运峡谷的深处挺进。

虽然有穿山甲阻路,补给大为不便,但令狐侠仍然舍不得离开好运峡谷。

禁空,对他的凤舞九天诀,果然大有助益,就是本命法宝落阳剑,也给了令狐侠一个小小的惊喜。

令狐侠筑基时现了一座古修洞府,其中最重要的收获有两样,一是古修传承的凤舞九天诀,二就是这柄落阳剑了。当时他只是一名散修,得到凤舞九天诀传承之后,立刻转修凤舞九天诀,并成功结丹,结丹之后,落阳剑理所当然的被他炼化为自己的本命法宝。

落阳剑也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配合凤舞九天诀的秘法,威力绝伦,助令狐侠在蒙洞境闯下了赫赫威名。

世间万事万物,有一利必有一弊,刚结丹之时,落阳剑比之于一般的法宝,威力固然远胜,但毕竟不是自己亲手炼制,作为令狐侠的本命法宝,剑强人弱,颇有人为剑役的味道,对落阳剑,令狐侠也是又恨又爱。令狐侠和落阳剑之间,总感觉有一层隔膜,不能达到本命法宝水乳*交融、人剑合一的境界。

这次和穿山甲激斗月余,好运峡谷之中,操控落阳剑大为不易,让令狐侠倍觉辛苦,但其间种种精微细致的变化,却让令狐侠对落阳剑的了解更进一步,以前许多模糊之处,豁然开朗,对凤舞九天诀的体悟,随之也更上一个台阶。

落阳剑,本来就是为配合凤舞九天诀而专门炼制的法宝。

事实上,令狐侠的问题,也是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要面对的问题。

自己炼制的本命法宝,固然和修士的契合度最高,指挥起来得心应手,但初始威力未免不高,而且在本命法宝炼制成功之前,修士的战力也大打折扣。

炼制本命法宝的材料品质,也是一大障碍,找不到合意的材料,勉强炼制出本命法宝,契合度倒是没问题,但材质所限,成长性太差,最终的威能也有限。

从当年慕容雪菲、朱玉北炼制本命法宝之难可见一斑。

而用现成的法宝做本命法宝,令狐侠的烦恼,就不可避免,不过程度各有不同罢了。

有此一番感悟,令狐侠痛定思痛,决定利用好运峡谷之力,从头开始,加深和落阳剑的磨合。磨合的第一步,就是御剑飞行这个筑基修士都能轻松完成的法术。

实际上,御剑飞行是几乎所有的修士筑基后第一个学习的法术。哪个不曾梦想过傲啸九天,瞬息千里的逍遥。

于是,好运峡谷的深处,就多了一个晃晃悠悠学习御剑飞行的金丹真人的身影,时不时还会传来从空中摔落的惊呼,以及大声呼痛的惨叫。

幸好在好运峡谷中御剑飞行虽然困难重重,但对法力的消耗倒是不大,令狐侠咬牙买了大量的好酒,窝在好运峡谷之中,决心在禁飞区“飞出”一片湛蓝的天空。

凤舞九天诀,顾名思义,本就对空间之道颇有独到之处,落阳剑也甚为不凡,御剑飞行又是最基本的法诀,令狐侠全力练习了半年,不知从落阳剑下掉落多少次,在1o天之前,终于可以摇摇晃晃的离开地面,勉勉强强算是飞了起来。

虽然,高度最高不过5丈,度慢如蜗牛,稍有不慎,仍然会从落阳剑上摔下来,但,令狐侠,真的在甘园山脉飞起来了。

哦,不是甘园山脉,是甘园山脉的支脉。

“老凤你虽然姓凤,至少,你在甘园山脉飞不起来,嘿嘿。”

令狐侠飞得高兴,不由咧嘴一笑,心中大为得意。

“噗通!”

不料乐极生悲,令狐侠一不小心,再次从落阳剑上掉了下来,无巧不成书,屁股下面,又有一块小石头。

“哈哈,幸好只有一丈,不疼!好运峡谷,真是个好地方啊。今天就到这里,希望明天运气好些!”

令狐侠咧咧嘴,嘴里嘟嘟囔囔,也不起身,摸出酒葫芦喝了两口,对自己的先见之明大感佩服。

同一时间,站在好运峡谷的入口,6华维心里,同样的希望,自己明天会交好运。

分享到: